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进击的后浪 > 《进击的后浪》正文 第0357章 绝不是人类
    热恋会让人冲昏头脑,会让人迷失心智,但也不至于让人如此昏聩,连眼前捣乱吐口水的大活人都看不到吧?

    不过,随着视频的继续,几人就发现问题所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两个熊孩子所到之处,各种捣乱。

    但是不管是摸头发,掀裙子,还是拍肩背,吐口水,各种动作骚扰的对象,竟没有一个有察觉!

    这特么的就很吓人了。

    就算这俩熊孩子只是比划一下动作,没有实质接触,这些动作也足够失礼,足够激怒任何一个成年人了。

    没道理所有成年人对此都熟视无睹。

    那种感觉不是成年人宽容,不跟小屁孩一般见识,而是他们眼中就好像根本没有这俩熊孩子。

    换句话来表达,就是压根没看到!

    难道这俩熊孩子是透明的?那为什么监控上却能清晰看到?

    江跃并没有继续展示周坚他们当天的监控,而是前后翻动。

    很快,几人就明白江跃要表达的是什么了。

    每一天的监控里,这俩熊孩子都出现了,监控保存期是一个月,在保存期内,每一天的监控里,都有这俩孩子。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俩熊孩子每天必到,但却不仅仅只有这两个,最多的时候,竟然有八九个熊孩子。

    都是差不多八到十岁的年龄,算起来应该是小学三四年级的学生。

    这些孩子出没的地方,可不仅仅是餐厅,从各处监控可以看出,几乎称得上是无处不在。

    周坚紧张地屯着口水,艰难地吞咽着,并努力压制这个动作的幅度,想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紧张。

    可看着看着,他的身体竟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式头皮发麻。

    从监控视频看,那两个最活跃的小孩,在他和女朋友游玩的整个一天当中,经常出现在他们跟前。

    时不时就对他女朋友做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这些动作根本不加掩饰,也谈不上偷偷摸摸。

    可周坚硬是半点印象都没有。

    他甚至都不记得当天有这么两个小孩在他的视野里出现过。

    这情形也未免太诡异了。

    其他人同样一脸惊讶。

    这些孩子的许多恶作剧动作,明显已经超出恶作剧尺度,任何有脾气的成年人,根本接受不了。

    可为什么视频里这些成年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呵斥,没有一个人阻止?

    难道,所有成年人都如此宽容?脾气这么好?

    显然不可能!

    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难道集体失明,完全看不到这些孩子的恶作剧?这是什么原理?

    难道这些孩子都会隐身?

    就算是隐身,有些拍背,掀裙子,摸头发各种操作,身体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这地方,果然有点邪门啊。

    江跃将视频暂停。

    现场其他人的呼吸都变得凝重起来,彼此对视,眼中都透着深深的忌惮,甚至大白天都难免心惊胆战,恐怖之情大增。

    “茹姐,你的任务里,有没有提到这批孩子?”杜一峰忽然问道。

    许纯茹茫然摇头:“并没有,我的任务四个级别,完全跟孩子无关。”

    “那这些孩子是什么来头?”

    这个问题谁都回答不了。

    这些孩子的穿着打扮,和大多数城市孩子没有多大区别,并没有可以识别身份的东西。

    “倒真是有些奇怪,这段时间又不是寒暑假,又不是什么小长假,这些孩子怎么会每天都在这一带活动?难道是学校搞什么活动么?”

    “不可能是学校搞活动,学校搞活动,必定要求着装统一,肯定得穿校服,他们并没有。”

    星城的小学,对着装要求很高,上学期间必须穿校服,各种校外活动,但凡是集体行动,也肯定得统一穿校服。

    可这些孩子并没有穿校服。

    江跃忽然道:“你们再看看,再想想,这些孩子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

    “什么?”其他人都有些愕然。

    难道这些孩子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看了那么久视频,怎么没发现?

    韩晶晶忽然道:“我觉得他们好像穿的有点多,就这个季节而言。”

    江跃继续播放视频。

    果然,视频中的小孩,居然都穿着棉袄羽绒服。

    而画面中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两件装。有些特别能扛的年轻人,甚至只穿一件T恤。

    这么一对比,倒真是有些突兀。

    这个季节已然是接近春末,暖和起来的时候,穿单衣都不算特别夸张的事,除了少数夸张的家长,没几个家长会给孩子穿这么多。

    可这些孩子,却是清一色都穿这么多,每一个都是羽绒服大棉袄加身,就没有一个穿得清凉一些的。

    周坚脸色难看,道:“那天的天气很暖和,现场根本没人穿棉袄,这些孩子,我绝对没看过!”

    又是一个诡异的细节。

    “这些孩子,该不会都是……鬼物吧?”许纯茹艰难地吐出这句话来。

    “不是说鬼物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敢出现的吗?”俞思源轻声道。

    “这太可怕了,看又看不到,摸又摸不着,万一他们不是搞恶作剧,而是给人一刀,那简直是防不胜防啊!”韩晶晶喃喃道。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几人忍不住脑子一缩,情不自禁地回头扫了一眼,生怕背后忽然冒出一把冰凉的尖刀,往喉咙上抹那么一把。

    杜一峰见几个女生反应惊恐,忍不住恶作剧道:“说不定,这些小孩,现在就在咱们身后,陪咱们一起看视频吧?”

    “杜一峰!”许纯茹气恼道,“别一惊一乍,显得你很能似的。”

    “不是我能。茹姐你看视频,这些小孩好像特别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很少去招惹其他人。”

    杜一峰这个发现倒不是信口雌黄,而是有事实支撑的。

    周坚和他女朋友一起,那俩孩子根本不招惹周坚,只招惹周坚的女朋友。虽然这种招惹并没有实质影响。

    其他视频同样可以印证杜一峰的话,这些小孩,确实好像对年轻女孩更感兴趣。

    也许小姐姐更加讨人喜欢?连小孩子都难以免俗?

    一时间,几名女生都觉得现场的空气骤然间变冷了好几度。

    “江跃,咱们还是到别的地方逛逛吧?怎么觉得这地方阴森森的,瘆人得很。”韩晶晶第一个提议道。

    监控室本来就阴暗,有了这些心理暗示,这种阴森的感觉顿时放大了不少。

    江跃还是老规矩,将一些关键视频备份下来,弄到手机上。

    离开监控室,江跃等人在周边区域逛了起来。

    这童话庄园,不仅仅是田间地头营造各种童话主题,包括建筑群,同样充满童话色彩。

    造型奇特的树屋,巨大的南瓜屋,如城堡一样的风车屋,简单大方的蘑菇房,萌蠢萌蠢的狗熊屋,甚至斜坡当中忽然出现一扇门,拉开之后,里头还是一间可供住宿的房屋。

    各种构思惊奇的房屋,融合在童话背景当中,融合在无数奇特造型当中,让人叹为观止。

    看得出来,这地方确实花了很多心思设计。

    它的构思奇妙,妙就妙在,这些建筑并非孤零零地存在,借助地形,借助其他场景的布置,加上就地取材,三者结合得极为完美,让每一个个体不仅仅是个体,而是共同形成了一个童话主题。

    这才是最体现设计者匠心的地方。

    这种地方,作为亲子游的首选,确实比那酒店民宿区有趣多了。这里头的亲子特色,绝对不是酒店民宿区可以取代的。

    此外,庄园里还有一个大型的滑草场,围绕滑草场,周边又开发了许多有趣的娱乐项目。

    这些项目跟迪迪乐园绝不雷同,但趣味性同样十足。

    当然,这还不是童话庄园的全部。

    童话庄园在植物园里头,自然少不了植物景观,少不了各种和农业有关的体验项目。

    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水果采摘体验,当然也包括各种赏玩项目。

    采摘到瓜瓜果果之后,同时又有各种手工DIY环节,可谓是趣味多多。

    至于野炊这些项目,自然也必不可少。

    许纯茹忍不住道:“这生态园的老板,还真是大手笔,光是这个童话庄园的投入,也绝对是不小吧?”

    “还没营业几年吧?可惜赶上这诡异时代,我估计这老板得亏死。”杜一峰却是一副看出殡不怕事大的口气。

    诡异时代,亏死的可不仅仅是这个老板。

    当然,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亏不亏死都已经无关紧要,能否活下去,怎么活下去,才是诡异时代最优先要考虑的事情。

    也是江跃他们眼下要考虑的事情。

    这庄园的确是大,几人稍微转悠了一小圈,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这要是整个植物园区域都走下来,只怕一天两天都未必走得完,不借住交通工具,绝对不可能溜倒到每个角落。

    “茹姐,你的任务,除了找到那个杨丞乐小姐之外,不是还有一个调查童话庄园的失踪事件?”

    “对,江跃你说这里的失踪事件,跟酒店民宿区的失踪事件,是同一个原因么?”

    江跃未置可否,这个问题,他一时还真不好下判断。

    其实整个生态园的大地图,所有的任务,大多数都围绕着失踪事件来拓展的,只不过不同的考核者,接受的任务不尽相同罢了。

    酒店民宿区的人失踪,迪迪乐园的人也失踪,童话庄园的人,同样还是失踪。

    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失踪内在或许有联系,但还真不是同一个事件。

    从各种现有的证据来看,这些失踪事件发生的时间是有先后的,而且情况也不尽相同。

    杜一峰见大家沉吟不语,又忍不住跳出来蛊惑军心:“你们看这么多失踪案件,还确定今晚要在这里住吗?你们就不怕,回头咱们也成了失踪事件的一部分吗?”

    “杜一峰,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许纯茹知道这厮的尿性,也懒得跟他争辩。

    几人走着走着,又回到了那栋主建筑门口。

    江跃还是有点不死心,转到餐厅后面草坪的婚礼遗留现场。

    从现场来看的情况看,虽然杯盘狼藉,但客人应该是有序离开的,并不是那种一窝蜂行动。

    现场留下的桌椅虽然有些凌乱,但也没有东歪西倒,桌上的残余也没有打散在地。

    如果这里是第一现场,绝对不可能保持到这种程度,必然比这要凌乱十倍都不止。

    当然,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婚礼的这对新人,肯定没有回星城,肯定是失踪了。

    不然也就不会存在许纯茹这个任务。

    至于客人有没有漏网之鱼,有没有离开童话庄园的,从许纯茹的任务信息中无法分辨。

    江跃的判断偏向于没有漏网之鱼。

    若有漏网之鱼,不可能有用的信息量如此之少。

    杜一峰忽然道:“江跃,这些景观树,会不会有问题?”

    这一大片草坪当中,错落地种着许多景观树,让杜一峰联想到了张继业和谢丰的悲惨下场。

    景观树有问题?

    几人情不自禁看向这一株株景观树,忽然间觉得这些正经的景观树,一下子变得很不正经。

    这倒是好办。

    江跃走上前去,工兵铲抡起来就是一顿劈。

    这地方跟丛林里不一样,江跃倒是不怕这些景观树会反击。

    可是一通劈砍后,发现人家这些景观树确实是正经树,并不是民宿区周边那种食人木槿树。

    一个样本可能不足以证明什么,江跃连续劈了好几株,结果都一个样,确实冤枉了这些景观树。

    既然动手了,江跃也不客气,对着草坪又是一通猛挖,挖了好几个坑,同样没发现什么异常。

    草坪和景观树基本可以排除嫌疑。

    韩晶晶道:“照我说,这些人的失踪,多半跟那些小孩有关。那些小孩,绝不是正常人类!”

    “可那些小孩,看着也不像是凶残的鬼物吧?”许纯茹道。

    “凶残这种东西,未必都写在脸上啊。”韩晶晶又道。

    正说时,周坚忽然惊喊道:“那里有人!”

    周坚手指着远处一棵景观树,语气带着惊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