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汉鼎余烟 > 《汉鼎余烟》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家底
    曹刘两方对峙的局面已经维持数年,彼此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更知道一切对抗最终都要体现在战场,早就拿不出什么奇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江陵这边,面对曹氏似是而非的大军调动,所能做的也无非急报成都,然后调集预备队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近年来军队体制的完善,关羽和雷远对自身的家底很清楚。依托水陆道路和沿途的邸阁、驿站,军令颁行起来也很快捷。

    两人担任大司马府左右长史后,在江陵城里慢慢组建起一套共用的幕僚班子,再加上各自都有老于行伍的助手,当日便联合拟定多条命令,两人各自用印,发往三州数十郡国、数百座军营。

    因为过去三年间地方政治清明,又在清理豪强隐户方面颇下功夫的缘故,荆交江三州的在籍户口人丁数量,较之往年记录持续增长。如果将兵家、吏家和普通民户合并统计,眼下三州人丁分别为一百六十万口、九十万口、四十万口上下。

    估算应与正北面曹氏掌控下的兖州、豫州和半个司隶校尉部相当。但曹氏的领地内豪强世族隐匿户口的规模应该极大,所以归属版籍的数字应当会少一些。

    毕竟汉中王始终秉承大义在手,数十年一以贯之。故而无论对什么样的高门贵胄,只管拿复兴汉室的大义压下去,谁也不能正面对抗。

    而北方曹氏在这方面实在尴尬之极。当年曹操为丞相时,有些事还好遮掩,如今丞相先为魏公、再为魏王,于是整个河北、中原,竟没了能鼓舞人心的东西。

    明面上仍然以大汉正朔自居,但拥护大汉四个字谁也不能提,谁提谁就是叛逆。暗地里以魏代汉的进程一步步不断,可代汉的口号也不能喊,皆因喊出来,就未免有伤魏王的盛德。

    上层如此混乱,基层虽然努力管控,但很多事情真的没法做好。之前关羽惊讶于曹军竟不抽调民屯百姓为力伕,便是因为按照各地谍报,兖、豫等州的在籍户口人丁持续减少,有几个县七成的人丁皆遭瓜分,朝廷反倒调无可调。

    与之相比,汉中王政权的集权水平和治理水平,实在要高出一筹。

    由于凭借中枢掌控的的人口规模够大,再有勤恳官吏不断组织适应人口规模的水利建设,推动农具更新、田亩开垦,粮食收获也就随之不断攀升,汉中王所能调度的兵力规模随之不断扩张。

    自去年以来,成都中枢逐步在各郡任命都尉,以都尉掌军权、典郡兵,并负责督练新卒。荆交江三州目前在册的、曾参与军事训练的郡兵数量,合计超过十五万人,也就是每个郡约莫有五千名接受过基本训练的后备兵员。

    眼下春耕既过,这些后备兵员正可以召集起一部分,首先负责粮秣物资的汇集转运。

    三州可用于野战的主力部队,近年来装备越来越精良,配给也越来越充足,但始终保持十二万人的规模。其中,荆州六万,交州四万,江州两万。

    荆州的六万兵,完全是屯集在南郡、江夏一线,可用于野战的精锐。他们和他们的家属只担负极少量的屯田任务,由荆州前将军府拨付军饷、配备兵甲器械。江陵城左近的多处校场,轮番供他们操练战阵攻杀,只消登上城头,便能听到他们每日里震耳欲聋的喊杀之声。

    此时关羽颁令备战,前将军长史杨仪、主簿廖化、司马赵累当即制定计划,草就文书。

    六万大军的整备顺序、各自防区后继安排、种种军械物资的调拨充实等,都要仔细核定,另外荆州水军也要从多处驻地向巴丘集中,修缮船只,做好运输士卒物资乃至临江水战的准备。

    江州的两万人,大体掌握在黄权、霍峻二将之手。这两万人固然也都精锐,但放在江州锁钥,是为了压制吴人,并不能随意调动。

    交州的户口远少于荆州,而兵力却接近。因为其中包括了左将军雷远规模庞大的宗族部曲,另外,还有一定数量的蛮兵也被纳入军府的直接管理之下。这四万人,也可随时用于野战。

    雷远麾下各部,近年来针对交州地方的形势,经过数次调整调动,目前大致分成四个部分。

    首先是驻扎在交州郡治,苍梧郡广信城的雷远直属本部,这一支兵力合计约万人,担任助手的,有苍梧北部尉贺松、苍梧南部尉雷澄,还有带领邓铜旧部的年轻校尉邓范。另外,从各营抽调精锐,充任扈从甲士和骑士的制度依旧,带领他们的是李贞和王平。

    其次,吴班雷铜两人所部皆在苍梧北部。二将所部陆续也在扩充,拥有相当的力量。雷远不在交州的时候,常使吴班代理军府日常事务。另外,同在苍梧北部的,还有本部兵力不如吴班、雷铜,但地位极高的副军将军寇封。

    寇封此前图谋军政权位不逞,反而遭吴军突袭,弃城失地;此事随即导致寇封背后的政治力量星散,而寇封虽缺乏政治头脑,却有运气,他得到了雷远谅解,遂得以前往交州,以副军将军的身份成为雷远副职。

    寇封在交州,难免有点被贬谪的意思,吴班雷铜也不是汉中王的元从。这三人所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成都中枢在交州的军事存在,但又服膺于雷远的巨大声威。

    第三部分是驻扎在合浦的合浦太守、偏将军郭竟所部。过去两年,郭竟曾数次带兵深入交趾,发起过规模大小不一的作战,还曾经与驻扎益州的安远将军邓方、益州从事常房配合,讨伐过牂柯郡的叛乱,威风赫赫地打到过夜郎国旧都。

    通常来说,郭竟在交州西南各郡的地位类似于雷远的代理人。包括绥南中郎将区景、高凉太守夷廖、临尘太守钱博等交州地方的实力人物,都受郭竟的驱使。

    如果极限动员,郭竟甚至能在此地纠合起数万虎狼之众,只不过限于交通和训练水平,没有派往北方作战的可能。

    第四部分是马岱、丁奉、任晖所部,总计万人,常驻在荆州的岑坪。这一支部队里,包括了雷远视若珍宝的凉州骑兵,他们在岑坪周边占据了丰沛水源间的诸多草场、牧场,以此地作为接纳从益州运来马匹的中转中心。

    益州的马匹,绝大部分来自于对凉州马超的贸易。这些良马中的相当一部分,是中枢分配到荆交江三州的,遂在辗转运输以后,被马超的堂弟马岱领着凉州骑士接收下来。

    昔日跟随马岱,归入雷远麾下的凉州骑士,经过多次战损和退伍安置,现在还剩下两百多人。这两百人平时在岑坪专门负责养马,先将马匹驯养熟练,使之习惯水土,然后再由雷远和关羽主持瓜分。

    战马是影响军队战斗力的关键因素,堪称是战略性的物资,各部将士无不觊觎。然而拥有成规模、有经验养马团队的,在荆州只有马岱。于是各部莫不奉承,连关羽见了马岱,也亲切地叫一声伯瞻。

    扶风马氏的影响力以这种方式横跨数千里江山,无论是邺城的凉公,还是汉阳的假凉公,恐怕都想不到。

    这样的分布,是太平时兼顾养兵和用兵的考虑,眼下三州即将备战以防万一,雷远自不会使各部四散。

    他虽然往来于江陵、苍梧两地,但对交州军的掌控素来如臂使指。于是当场传令交州军各部,扈从们携着命令纵骑而出,只怕各部闻风而动的时间,不会比关羽调动荆州军慢多少。

    当日雷远在荆州,只用了宜都郡的郡兵入江陵,导致交州将士们没有捞到机会大打。转眼又是三年过去,许多将校和基层军官都已经急不可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