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香祖 > 《香祖》正文 第562章 玉琅山
    “二位道友,萍水相逢,实属缘分,今后在西海的地面上,倘若有什么事情需要龙某帮忙,尽管开口便是,龙某已经嘱咐麾下小的们好生记住二位尊号,除此之外,还可凭龙某此前给二位的信物进行联络……”

    港口上,龙老仙即便处在百忙之中,亦专门抽出时间送别李柃夫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这个西海枭雄在人情世故上面的确做得无可挑剔,即便明知李柃他们改头换面,应该不是真身示人,同样毫不在意。

    他真正在乎的是天妖贵裔的血脉,以及结丹境界的修为实力。

    李柃心中多少亦有些感慨,这明明就是一个纵横草莽的枭雄人物,怎的就如此彬彬有礼了呢?

    更要命的是,对方身上的气味,除了血腥之外,竟也多出了几分草木的清香,这是闻香天赋感受到其善意,本能的照映为香。

    这和李柃的所见所知,还有道德观念根本不符,但却又不违背其运作的原理。

    李柃也只能暗叹一声,拱手道:“就此别过,今后有缘再会。”

    离开码头后,两人走在熙攘的坊市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市,开始寻找此行目标,空谷幽兰的线索。

    这种东西,当然不可能随便大街上拉个人就问,多半也打探不到什么,真正知晓内情的,还得是四海商会西海分舵的内部人员。

    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好在还有龙老仙代为引荐,给了一张拜会此间金长老的名帖。

    对方为西海金钱会会首,近似于北海尚长老的人物,等闲散修还真不容易联络上,如若李柃隐姓埋名而来,这会儿多半也得发愁。

    不过有了龙老仙的引荐,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毕竟圈内人的事情,有时候也就是一两话而已。

    果然,当李柃夫妇找到对方府上,道明来意,对方下人立刻将他们请入大堂,然后派人通知金长老去了。

    府内大管家亲自前来奉茶,告歉道:“二位尊客还请稍等,我家老爷正在峰上那边忙着最近万宝大会的事情,等联络上了,定会第一时间赶回。”

    李柃道:“无妨,我们客随主便,等着就是。”

    大管家笑了笑,坐下来陪他们聊了一阵。

    这人也是踏上修炼之途的商会执事出身,虽然只得炼气后期修为,但为人老道,被金长老选在府中效劳。

    他旁敲侧击的探问了一番李柃夫妇来历,以及此行前来北海的目的。

    李柃实言告知,自己对空谷幽兰感兴趣,反正此刻展露的也只是平常散修身份,应该不会太惹人注意。

    “空谷幽兰?这是一种古已有之的珍稀灵材啊,只可惜素来难见,常人进入其生长之地,也须有一番机缘际遇才能采摘。

    如若二位尊客是为此物而来的话,不妨在此稍等,我去书房取一份札记来给你们看。”

    李柃微讶:“道友也知道此物?”

    大管家道:“说起来还真是巧了,我家老爷经管多种灵材之中,恰好就有这种空谷幽兰,而我等亦是商会执事出身,惯常帮会中的长老们处理文牒书信之类的东西。”

    李柃瞬间就懂了,有的时候,刀笔吏之流比官老爷还更熟悉具体事务啊。

    因见他们是结丹修士,又有老仙引荐,大管家也没有什么保密的心思,这种对普通炼气筑基而言称得上是机密的文书,随随便便就取过来看了。

    李柃翻了翻,发现这是一种由来和历史都难以考证的珍稀灵材。

    疑似远古之时,不知何人偶然之间入得山谷,只闻其香,不见其华,故而取幽灵魅影之意,这是空谷幽兰名称的由来。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期,修仙界都没有注意到此物的存在,等到更多修士闻到过其香味,甚至有早期不成体系的香道散修尝试挖掘其真相,才渐渐有所讨论。

    但当时香道尚在萌芽之中,比之方兴未艾的阶段还要更加小众,三五朋友之间交流论道,根本捧不起什么热度,等到那些人忙于筑基结丹,诸事繁杂,便又连此前古修研究的材料都佚失了。

    毕竟,这种东西对于非香道的修士而言,只是生命之中偶然感兴趣的存在,就算现在商会之人再兴讨论,其实也没有真正重视,更不会去探究其背后的深层价值。

    慢慢的,它就成为了一个奇谈,但却没有得到正式的承认。

    类似的东西,李柃其实也曾接触过,那就是古修郝道人研究过的绝尘香。

    若非机缘巧合,他从妱夫人手中得到了与此物相关的典籍,还真不见得能够深入这一领域进行探索,从而得出天香系列的成果,绝尘香也会真的失传。

    李柃为此世香祖,遇见这种香道之物,自有舍我其谁的自觉性。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有必要,也有义务对此物进行研究和探索,从而为后世香道修士开辟一条地香证悟的晋阶路线。

    李柃沉吟一阵,开口道:“实不相瞒,我对这空谷幽兰略有所知,此番专程来寻金道友,就是为了自荐加入探查队伍,采摘一二……”

    金府大管家闻言一惊:“此言当真?”

    李柃道:“当然。”

    金府大管家略带几分惊喜道:“其实我们也在四处寻找有志之士一道加入,但此事尚无眉目,甚至就连它的存在是真是假都不得而知,也不好招揽人手……”

    他说得有些隐晦,实际上是告诉李柃,探寻队伍精简之极,分舵高层对那情报也只是姑妄听之,实际上并没有抱以太大打算。

    说到此处,金府大管家干脆提议:“我把贩卖情报给商会的散修召来此间,您直接询问他吧,那是一位四处寻幽探秘的寻幽客,把他所知情报卖给商会之后,同样有心加入,亲自探查一番。”

    李柃闻言,点了点头:“那就有劳了。”

    他对那个人也有几分兴趣,说不定能从对方口中知晓更多内情。

    大管家很快就传音吩咐了些什么,那名寻幽客此刻就在城内,准备参加墟会,被人找到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陆行见过二位前辈。”

    这是一位新晋筑基的平庸散修,修为不过百余年,身上气机单薄,也不像有什么秘宝防身的样子。

    李柃见状,微微一笑,意和香飘荡之中,强大的魅力无形散发:“陆道友不必多礼,我们只是偶然之间听闻空谷幽兰的消息,想要见识见识,不知陆道友可方便把发现此物的经过细说一番?”

    陆行忙道:“前辈误会了,其实我也没有真的见到过空谷幽兰,只是在一份古籍之中得其存在。

    这事还得提到一百年前,我才刚刚踏上修炼之途的时候,意外从东边的消涡坊淘到一本古书,上面记载着某位前辈探访世外洞天的经历……”

    原来,这就是一桩典型的奇遇,但和普通人直接得宝或者得到功法不同的是,这陆行干脆得了世外洞天的线索,倒也算得上是福缘深厚了。

    只可惜,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或许是陆行命中合该无此机缘,他空有古书和前辈高人的详细记载在手,却无任何开启和进入的办法,百余年来,甚至都没有真正找到过那处世外洞天的入口,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也就是在那时候开始,他才意识到,有些东西自己把握不住,倒不如干脆把这本古书卖了,换些实在的好处。

    他也不指望什么仙山洞府,或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矿,宝材,那些不是放在那里就能源源不断自动产出的,还得养一大帮徒子徒孙,经营势力去挖,挖出来后还需要加工祭炼,还需要买卖流通……实在大费周章。

    而且相较于此,留下这本古书的前辈念念不忘的神秘灵材空谷幽兰也着实令他好奇,于是商定关于此物的条件,拿点儿实在好处。

    金府大管家悄悄告诉李柃,陆行把这份情报卖了三百万符钱,外加附赠一个帮忙采摘的条件。

    如若情况允许,商会当有义务帮其采摘一株此物,当事供奉遭遇生命危险或者其他不可抗力因素除外……

    若最终只有不可分割的一份实物得手,商会可以百万符钱为代价,优先享有分配之权。

    如若最终探寻失败,一无所获,则双方各不相欠,按照草莽江湖约定俗成的规矩办理。

    以上,已以道心立誓,另请陆行经常交易的玉琅山商家为中人作保,确认所献古籍和相关情报俱皆属实。

    “这不就是所谓买椟还珠?原来商会真正感兴趣的是那座世外洞天,而非世外洞天里面生长的空谷幽兰。”

    李柃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暗中对慕青丝传音道。

    慕青丝道:“确实如此,商会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带这陆道友寻幽探秘,但碍于契约,不得不考虑组织队伍,顺道采摘一番。”

    李柃道:“其实商会首次探寻,完全可以采取保守之策,先派些无关紧要的卒子投石问路,也可以彻底撇开这个贩卖情报之人,自行延请高手往那处走一遭。

    我甚至怀疑,商会的高手都已经从那里回来了,只是没跟陆行提说而已。”

    因为却罗仙府的缘故,李柃着实花功夫了解过一番草莽江湖关于寻幽探秘和分润所得的规矩,也了解了一番发现宜居洞天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像他这样愿意拿出实实在在的利益份额来奖赏同行道友的,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此物更多是被豪强垄断,被顶级的势力捂着,丝毫也不给散修任何机会。

    陆行本身也不是什么结丹高手,就算遇到李柃那样的厚道人,至多也就是一分利,而且只能通过企业的形式干收分红,不能插手任何具体事务。

    这也就难怪他短视,干脆痛快拿现符钱拉倒。

    或许周围草莽散修心中也有数,指望着商会老老实实按照契约行事,根本就不现实,如若确实想要前往那里进行一番新幽探秘,说不得还得自备干粮,另寻高手帮衬。

    李柃夫妇的出现,对他而言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机会,甚至可以说是远远超出预计。

    他抓住机会,盛情邀请李柃和慕青丝同行,言及一切分润事宜,按照通行的草莽江湖规矩办。

    那毕竟是一座世外洞天,除却可能存在的空谷幽兰之外,还有大把灵材宝物可供探索,这是树木和森林的区别。

    通过寻幽探秘,造访各处洞天和秘境,从天生地养的灵材或者前辈高人的遗泽之中获得收益,这本来也是寻幽客的老行当。

    正在这时,堂下忽有仆役来报,说是老爷回来了。

    不久之后,门口就出现一位锦衣老者,迈着大步走了进来,拱手行礼道:“莫道友,乌道友,二位久等了。”

    他正是这座府邸的主人,金钱会设立在西海分舵这边的分会会首,金长老。

    李柃和慕青丝起身见礼:“金道友,有礼了。”

    突然,李柃眼神微变,他从金长老身上闻到几分奇异的香味。

    “这是……”

    罕有香品能令李柃震惊,但闻到此物的瞬间,却有一种仿佛魂牵梦萦的兰花香气浮现。

    这就是空谷幽兰!

    不过李柃很快又发现,这股气味已经极其淡薄了,而且明显不是金长老自己身上发出的,而是某些香魄曾经沾染其身,如同染料附着在了衣裳和肌肤的表面。

    金长老自己都对此毫无所知,包括慕青丝在内的现场诸人也毫无反应,因为他们根本无法闻见这种气味。

    李柃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贸然开口相问。

    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不会承认的,就算陆行并不在现场,金长老也绝对不会承认商会设法违背了契约,撇下陆行去那里进行过先期的勘探。

    他们如今组织的这次所谓探寻,看来只是一个幌子,稍微敷衍下陆行。

    这样的话,此行注定了就不会再有什么收获。

    不过李柃不忧反喜,因为对方探查过那里,可能有所收获,那莫名其妙沾染上的香气,便是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