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斗罗之蚀雷之龙 > 《斗罗之蚀雷之龙》正文 641杀戮炮王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被摧残地如同零落在地的残花败柳,那张已经不再有着面纱遮蔽着的冷艳面庞上,带着毫不掩饰地杀意就这么盯着玉天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哦....”

    玉天翼穿好,笑着开门,临走之前,还回头看向女人,说道:

    “不过下一次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个地方,反正是不住在这里,这里的环境真是糟糕,我不喜欢...”

    说完。

    径直离开,没有再逗留的意思。

    抓过一旁别撕碎的衣服遮蔽住自己的身体,缓缓坐起身来。

    玫瑰咬着牙,心中的屈辱感从来都没有这么强烈过。

    在杀戮之都。

    有着无数人想要做之前玉天翼对她所做的那般事情。

    但是。

    有着那些想法,并且付诸行动的家伙,全部都成了杀戮之都街头上横死的尸体。

    “我...会杀了你的....”

    喃喃自语。

    这是对自己的约定。

    玫瑰已经下定了决心。

    她。

    绝对不会放过玉天翼。

    放过那个做了那种事情的男人。

    ................

    “噗....”

    不需要任何的武器。

    利爪穿透了对方的胸膛。

    对手咳血,眼中满是震惊与不敢置信。

    “这有什么?”

    玉天翼咧了咧嘴,收回手臂。

    伴随着刺耳的扯动声音。

    对手的眼睛骤然间瞪大,瞳孔却是逐渐涣散。

    “噗...”

    当玉天翼的手彻底从对方的身体内拔出来的时候。

    对手。

    就这么软绵绵,仿佛没有骨头一样,软倒在了地上。

    “胜者...血手炮王!”

    一甩手中的血腥。

    伴随着主持人的报告全场。

    随着呐喊与咒骂或者欢呼声。

    玉天翼转身下场。

    至于血手炮王。

    这倒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事儿。

    相反。

    真得正常,一板一眼简直到了一丝不苟的地步。

    血手。

    那是玉天翼惯用的,直接用手上所戴着的利爪套装刺穿对方的收尾方式。

    毕竟这里不能够过于随意地使用武魂。

    带个武器之类的,就很合理。

    炮王。

    原因也十分的简单。

    毕竟玉天翼的出手方式厚重迅猛。

    如同大炮打炮一般的干脆利落。

    所以。

    他便是有着血手炮王这么一个称号。

    在杀戮之都内。

    配合着这么一个称号。

    对于玉天翼来说。

    就很滑稽。

    杀戮角斗场内打满,赢一百场之后,就获得了离开杀戮之都的权利。

    这是杀戮之都内绝对不变的规则。

    玉天翼来此。

    为了出去。

    也是需要遵守这个规则。

    毕竟。

    那条通过的或许杀戮领域的路是玉天翼所需要走的。

    没有杀戮领域。

    君神的传承就不算是太过于完整。

    在杀戮之都内待着的时间长了之后。

    对于这里的一切,玉天翼也是越发的熟悉习惯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儿。

    甚至都没有再让玉天翼感到不适。

    甚至。

    那种对于唐三来说,敬而远之的血腥玛丽,玉天翼喝着,也就如同是喝饮料一样随意。

    完全就不害怕血腥玛丽中存在着一些诱导性毒素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的影响。

    走在街道上。

    手中的杯子朝着旁边一丢。

    随着玻璃杯破碎。

    猩红如血的酒水洒落一地。

    玉天翼转身。

    抓住了一道来自背后偷袭的攻击。

    握住对方的手腕,顺势扭转身躯,大力的牵引之下,使得对方身体失去了平衡。

    玉天翼放手,对方便是宛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右脚踏地。

    身体也是如同炮弹般向前冲刺而去。

    速度极快。

    甚至是追上了那道被丢出去的身影。

    对方眼睛瞪大。

    显然。

    也是没有预料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发展。

    半空中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做出全面的防御。

    玉天翼伸手。

    抓住了对方的脖颈。

    在那极为难受压抑的表情中,摁住对方,就这么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闷哼声响起。

    尘埃四散。

    一切也逐渐归于平寂。

    玉天翼情绪显得有些暴躁,他双眸中偶尔有着红芒一闪而过,咧嘴笑着道:

    “这可是你自己找的。”

    不等对方说话。

    抓着她的脖子,快速移动。

    仿佛一阵旋风吹过。

    一栋房子的门顷刻间被打开,又再度关上。

    再是一会儿之后。

    房间中。

    便是响起了一道道女人的叫声。

    那压抑中充斥着丝丝的诡异的叫声。

    仿佛一块已经被揉地皱巴巴的抹布。

    苍白不健康的脖颈上,更是有着清晰的红色泪痕。

    玫瑰此刻双眼泛白,口中也泛着白膜。

    身子时不时会发生一些机械性的抽动。

    只是鼻息中偶尔会有着的呼吸声,证明了对方还活着,并没有死去。

    “又要换地方了....”

    穿好衣服。

    玉天翼打开门走了。

    片刻之后。

    玫瑰回过神来。

    她神色茫然。

    捉过一旁的衣服。

    片刻之后,一道略显狼狈步履虚浮的身影消失在这里。

    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