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剑道第一仙》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运长河上的剑客!

《剑道第一仙》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运长河上的剑客!

    融合记忆和阅历,不可避免也会融合观主的性情、认知、以及感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过程,看似没有任何危险。

    可观主曾再三提醒,苏奕心中自然清楚,若任由观主的性情、认知、情感来影响自己,自己怕是就成为另一个“观主”了!

    故而,在融合观主的道业,梳理观主的阅历和记忆时,苏奕并未排斥,但一直以本我道心为主导,不敢有任何怠慢。

    这样的经历,也是苏奕以前不曾体会过的。

    原因很简单。

    他在前世,是主动探寻轮回之秘,最终实现转世重修,当觉醒前世记忆后,今世和前世早已彻底融合,再不分彼此。

    这和观主不一样,也和其他前世道业皆不相同。

    换而言之,无论是第八世的观主、第七世的沈牧,乃至于其他前世,在转生时,皆是通过九狱剑的力量来实现。

    故而,他们生前的道业力量,皆被九狱剑所封印。

    两种轮回重生的方式,截然不同。

    正因如此,当和观主的前世道业融合,对苏奕而言,就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梳理和适应。

    而在这个过程中,苏奕这才蓦然发现,看似旷达逍遥,自在洒脱的观主,也有一个莫大遗憾!

    或者说,是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

    这个遗憾,和一个名叫“王瑶”的女子有关。

    观主少年时,家境贫寒,父母皆是农户,他家和王瑶家在一个村落,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时候,两人皆是凡俗中处境卑微的贫寒子弟,感情也最为真挚。

    在观主前往参加科举前,双方父母就已商定,等观主返回时,就为两人操办婚事。

    可谁曾料想,观主在殿试上被钦点为榜眼之后,就被留在京都府衙做事。

    当他荣归故里,准备回家娶妻时,不止是父母被流寇所害,连王瑶也丧命在血泊之中。

    这样的惨剧,刺激得观主性情大变,也让他后悔终生,认为若自己在殿试之后,就直接返回家中,这一切悲惨的厄难就不会上演。

    此事也成为观主毕生的遗憾。

    纵使他在修行路上成就再高,声望再大,可每当想起这桩惨事,便郁郁寡欢。

    这也是为何,观主一生不曾娶妻的原因。

    当了解这些,苏奕内心也一阵酸楚和怅然,情绪和道心受到了冲击和影响。

    他有办法轻松斩掉这些情感上的影响。

    但最终,苏奕没有这么做。

    他在用自己的道心融合这一切,而不是斩杀这些情感羁绊,若如此,就无法真正融合属于观主的完整人生。

    若是一遇到有可能威胁自己心境的因果,就提前斩杀和灭除,无疑代表着,他今世的道心,对前世属于观主的道业存在畏惧!

    畏惧一生,以后心境迟早会出问题!

    而融合不一样,是已自己心境,代替观主的一切,就如大海,容纳百川!

    ……

    时间如梭,匆匆流逝。

    三个月后。

    洞府内,苏奕悄然睁开眼眸。

    那一瞬,似有沧桑岁月气息在瞳孔深处涌动,有玄奥的道光氤氲蒸腾。

    但最终,这一切皆消散,其眸光深邃清静,仿似一泓秋水。

    呼~

    苏奕轻吐一口浊气。

    他能清楚感受到,

    自己变了。

    心境、阅历、眼界、认知……皆和以往完全不同!

    但一切又没变,因为他还是苏奕,是那个于轮回中转世重修的苏玄钧。

    “轮回、转世、不同的道业和力量,交织于我一人,此等体会,着实妙不可言……”

    苏奕轻语,神色间带着一丝洒脱的笑意,“若愿意,我便是观主,可随心所欲不逾矩,再无须执泥于我非我!”

    拿出酒壶,痛痛快快畅饮一番。

    而后,苏奕重新闭上眼眸。

    这一次,他要凭借元极奥义这把钥匙,探寻九狱剑之秘!

    识海中。

    当苏奕运转元极奥义的力量,去感应九狱剑的气息,顿时,不可思议的奇妙一幕发生了。

    九狱剑剑柄处,第一条锁链上方,忽地映现出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河!

    那一条长河在虚无中奔腾而出,涌向未知的无尽遥远处,似永恒不朽,无始无终!

    岁月的浪潮在长河中奔腾,世事的更迭在其中演变,过去、现在、未来,似都在其中轮转和变化。

    震撼人心!

    “命运长河!”

    苏奕心中震动。

    观主的记忆和阅历,让他第一时间判断出,那一幅映现在九狱剑剑柄处的异象,疑似最神秘不可知的“命运长河”!

    因为观主,早在归一境时,也曾偶然间目睹过这一幕,可最终一无所获。

    而现在,苏奕以元极奥义为钥匙,开启九狱剑之秘,再次见到这一条神秘未知的命运长河!

    哗啦!

    河流奔腾,岁月浮沉、世事更迭,似诸天万道皆在其中流淌,弥漫出永恒般的气息。

    九狱剑上那七条神链,在此刻显得异常安静,似被这命运长河的气息震住,没有一丝动静。

    苏奕按捺住内心的震撼,静心感应。

    那一瞬,他脑海轰的一声,整个人如置身在命运长河中,被岁月所裹挟、被世事所拍打、被无尽大道的浪潮拥簇,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

    所见所感,皆似陷入混沌中,不可自拔。

    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和惊悸情绪涌上苏奕心中。

    他生出强烈的感觉,若自己无法从这种诡异的状态中挣扎,极可能会遭遇不测!

    毫不犹豫,苏奕运转一身道行。

    可他却感觉,一切挣扎都显得那般无力,自己就像一叶浮萍,只能被岁月的浪潮裹挟,又像被诸天万道放逐……

    那种身不由己的滋味,让苏奕都不由色变。

    他敢肯定,观主肯定不曾历经这样的变故,否则,他的记中,断不可能没有类似的经历!

    “这九狱剑自身的力量,未免也强得太离谱……”

    苏奕苦笑,“比之我前世所见的‘域级法则’都要不可思议……”

    域级法则,凌驾于星界法则之上!

    在星空深处的“百大星界”,域级法则,代表着至强和无上!

    在整个“东玄星域”,有至强的星界法则三十三种之多,诸如天祈法则、星寂法则、涅灵法则等等。

    但已知的域级法则,却仅仅只有七种!

    观主所掌握的“宙光法则”,就是星空深处最超然和神秘的一种域级法则。

    可现在,苏奕才发现,相比那一条“命运长河”的力量,宙光法则也仅仅像这条长河的一片浪花而已……

    这自然让他感到震撼。

    毕竟,如今的他,已集成观主的阅历和智慧,而能让他感到震惊,可想而知,这命运长河何等神妙和未知。

    “必须得尽快脱身!”

    苏奕努力让自己冷静。

    此刻的他,所见所感皆混沌,身不由己被裹挟,就如被放逐一般,太过无力。

    苏奕清楚,这是九狱剑的力量所产生影响,极可能作用在自己的神魂中,以至于让自己无力挣脱。

    也可能……

    刚想到这,苏奕忽地感受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轮回!

    这一瞬,苏奕毫不犹豫,运转自己所掌握的轮回奥义!

    轰!

    就如即将溺死之人,忽地抓住了一块碣石,苏奕猛地从那种被命运长河裹挟的混沌状态中惊醒。

    而后,他就看到,在九狱剑剑柄处,命运长河兀自在奔涌流淌,而在长河之上,浮现出一道虚幻般的身影。

    他脚踩一朵浪花,任凭岁月潮涌、世事更迭,却无法撼动其身影丝毫。

    稳如磐石,傲立命运长河之中!

    其身影明明极为虚幻模糊,却给人万古不移,永恒不灭般的伟岸神韵。

    这是谁?

    苏奕吃惊。

    “传闻中,当窥伺到永恒的妙谛,领悟命运的法则,就能伫足万道之上,俯仰大世更迭,洞察岁月流转之妙,从而体会到纪元兴替之秘……”

    一缕淡然清朗的声音,从命运长河上响起。

    苏奕倒吸凉气,是那虚幻身影在自语!!

    “可我问道于剑,争渡于轮回,行走纪元更迭中,寻寻觅觅,却寻不到一个所以然……”

    “举世无敌,我便以自身为敌,到头来才发现,我所寻找的,只能从轮回中入手……”

    声音似清越的剑鸣,从亘古以前传来,透着一丝寂寥以及惆怅。

    而那一道伫足在命运长河上的虚幻身影,已缓缓转过身,抬眸看向苏奕这边。

    轰!

    九狱剑嗡鸣,七条神链哗哗作响。

    仅仅一道目光而已,就让苏奕心境剧颤,神魂颤抖,直似被无上主宰盯住。

    他当即色变,连忙运转道行,努力让自己冷静。

    但旋即,这一切异常就消失不见。

    九狱剑不再嗡鸣,七条神链也重归寂静。

    而那伫足在命运长河上的虚幻身影,则似轻轻笑了笑,感叹道,“参悟轮回者,可于轮回中得见命运之一角,陈汐老弟诚不我欺!”

    参悟轮回,得见命运的一角?

    陈汐?

    苏奕怔然。

    他对这一切感到无比陌生。

    但看到那命运长河上的那一道虚幻身影,却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熟悉之感。

    这种感觉,他曾在第一次见到观主的意志力量时,也曾体会过。

    哪会不明白,那一道虚幻身影,极可能也是自己的一个前世?

    ——

    ps:那位剑客出场啦~撒花~

    看过天骄战纪的童鞋,应该记得,后半部对那位剑客有一些描述。天骄最终的boss,也是被那位剑客所镇压,但最终则是被林寻弄死。

    没看过天骄战纪也没关系,不影响

    当然,书荒的童鞋可以看看金鱼上本书天骄战纪,1000万字,够啃很多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