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剑道第一仙》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沈牧
    九狱剑从沉寂中苏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缠绕剑锋上的八条神链哗哗作响。

    苏奕整个识海内,泛起奇异的大道波动,似剑光在氤氲,缥缈虚幻。

    唰!

    他缔结在识海中的意志法相倏尔一闪,来到九狱剑前。

    说是来到了九狱剑前,实则依旧像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给苏奕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就好像这把神秘的道剑,并非是在他的识海,而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是不是感觉,这把剑明明属于自己,又偏偏距离自己很遥远?”

    一道洒脱的笑声响起。

    就见九狱剑上的一条神链猛地剧烈作响,掀起一片神秘的道光。

    而后,观主的身影从那一片神秘的道光中凭空出现。

    一如当初在轮回池之畔相见时,观主头戴玄冠,身着素色长袍,容如青年,俊逸脱俗。

    那一对眼眸灿若日月,那瘦削的身影,似能撑开天地,镇压星空周虚!

    可当真正面对他,却给人一种超然于物外,旷达于世的神韵,逍遥自在,洒脱不羁。

    “的确如此。”

    苏奕微微颔首。

    “我也如此,当初,我的修为早已臻至洞宇境大圆满地步,并且一只脚已迈入一条更高的道途门槛中,可即便是那时候,我也感觉,这把剑虽然属于自己,可却太缥缈了。”

    观主轻声唏嘘。

    他和苏奕比肩而立,看向九狱剑,眼神有些复杂。

    “一只脚踏入更高道途的门槛?这是何意?”

    苏奕惊讶。

    他对观主的修为早已揣测,得知他乃是洞宇境大圆满层次的界王,倒也并不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观主似乎已找到一条比登天之路更高的道途!

    “说来复杂,实则简单,我当时虽触摸到那条更高的道途的门槛,但却无法真正踏入其中。”

    观主语气随意,“原因无非两种,一来契机不够,二来我当年在玄合境大圆满层次时,大道有缺。”

    “一个很久以前留下的小小缺陷,不曾想,却成了阻碍我大道之路的绊脚石。”

    说罢,观主不禁慨然,“这也是为何,我要转世重修的根源所在。”

    苏奕动容。

    这才意识到,大道有缺,在以后的道途上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

    “这些事情,等你彻底继承了我的道业力量,自然一清二楚。毕竟,我们是同一个人,区别只在于,我是你的前世之一。”

    观主道,“趁我这残留的意识还不曾真正消散,你我谈一些正事。”

    “正事?”

    苏奕讶然。

    “不错,和九狱剑有关的正事。”

    观主抬手一指九狱剑,道,“那一条,是封印我前世道业的神链,而紧挨着我的那一条神链上,封印着我们的‘第七世’道业。”

    “在我转世前,对九狱剑上那些‘前世道业’皆一无所知。”

    “也是前不久的时候,你在轮回池之畔遇到人间剑,无意间也让我从那条神链中苏醒了一

    丝意识,才琢磨出一些门道,了解到了一些和‘第七世’有关的事情。”

    苏奕心中一震,强忍着好奇,耐心听下去。

    就见观主眼神泛起古怪之色,“我们的第七世,名唤沈牧,仅仅修道二十三载,就被一个女人害得心境崩碎而亡,其道业力量,封印在了九狱剑的第七条神链上,他的转世之身……嗯……就是我。”

    观主摸了摸鼻子,唇角扯动了一下,似感觉有些丢人。

    苏奕怔了一下,也不由错愕。

    二十三岁,被一个女人毁掉心境而亡?

    这第七世,不免也太不堪了吧?

    “他可不简单。”

    观主似看穿苏奕的心思,道,“且不提我们和沈牧的关系,只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他绝对是我见过天赋最惊艳、剑道悟性最高的奇才,没有之一!”

    苏奕顿时吃惊。

    观主以往纵横星空各界不知多少岁月,被视作最耀眼的剑道神话人物。

    可他却说,凭生所见之辈,在天赋和剑道悟性上,无人可及沈牧!

    这任谁能不震撼?

    “别说其他人,便是你和我,在天赋和悟性上,都远不如他。”

    观主轻叹,“此人是天生的剑修,是万千年难得一见的上苍宠儿,十五岁那年,顿悟十天十夜,便一举证道皇境。”

    “十七岁那年,历经生死玄关,破境而入界王境。”

    “二十三岁那年,他已问鼎洞宇境,剑镇登天之路!”

    “他可不像你,带着一世记忆在轮回中重修,而是凭自身悟性和天赋,在短短二十三年间,傲立界王境之巅!”

    说到这,观主目光看向苏奕,“你觉得,这样的妖孽如何?”

    苏奕倒吸一口凉气,道:“的确强得离谱,闻所未闻。”

    观主也罕见地露出一丝羡慕之色,嘀咕道:“明明咱们都是同一个人,天赋和悟性却差这么多,简直气人!”

    苏奕稳了稳心神,道:“似他这样的旷世绝才,怎会被一个女人毁掉道心?”

    观主摇头道:“不清楚,我能察觉到的秘密只有这些,也仅仅只知道,在沈牧已勘破比登天三境更高的那条道途时,心境被毁,突兀毙命。”

    “嘿,女人!”

    观主一声哂笑,“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这沈牧和那女人之间,定然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不排除两人是情投意合的情侣,否则,纵使是死,也不至于会因为心境崩坏而死,肯定是被那女人以情感为手段害的。”

    苏奕:“……”

    这种揣测,他可不好评判。

    “我跟你说这些,倒并非是劝你要远离女人,而是一定要小心,避免步入沈牧的后尘。”

    观主轻声提醒了一句,就继续说道,“除此,我怀疑九天阁那个老东西……唔,就是九天阁的掌教,极可能知道一些和沈牧有关的事情。”

    “因为他当初曾莫名其妙地骂我是‘负心汉’,并且骂我不止一次,还说我迟早要遭报应。”

    “以前,我从没当回事,当做无稽之谈对待,可了解了沈牧的一

    些事情后,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九天阁那老家伙……很可能早已识破,我便是沈牧的转世之身!”

    听到这,苏奕眼眸悄然一缩。

    他想起早在很久以前,九天阁掌教就在寻觅能够克制天祈法则的人。

    也想起前不久的时候,在倾绾神魂中发现的那一道“神魂胎印”,以及那个和倾绾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天祈”!

    “沈牧是被一个女人害得心境崩坏,而九天阁掌教疑似很久以前,就清楚观主是沈牧的转世之身,曾大骂观主是负心汉,这是否意味着,九天阁掌教也知道,那害死沈牧的女人是谁?”

    想到这,苏奕背脊隐隐有些发寒,“若推断是真的,这等情况下,九天阁掌教至尊,为何会安排倾绾出现在自己身边?”

    “难道说,倾绾与小天祈,皆和害死沈牧的那个女人有关?”

    “毕竟,倾绾则和小天祈乃是同一个人其师尊就是九天阁掌教!”

    一时间,苏奕心绪如飞,念头丛生。

    他直接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了观主。

    观主听罢,却摇头道:“你想多了,那个倾绾,既不可能是害死沈牧的那个女人,也断不可能和那女人有任何关系。毕竟,若沈牧是负心汉,心境该崩溃的是那个女人才对,还用不着九天阁那老家伙跑出来伸张正义。”

    顿了顿,他继续道:“并且,时间也对不上,身份也对不上,这些事情之间所存在的唯一一个关联,或许就是沈牧了。”

    苏奕莫名地暗松一口气,道:“如此就好。”

    若倾绾就是那个害死沈牧的女人所化,那她靠近自己的意图,可就不一般了,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总之,我告诉你这些,就是给你指一条线索,以后若想了解沈牧死亡的缘由,可以从九天阁掌教那里入手。”

    观主说道,“当然,他曾敌视我,如今也不惜动用各种手段来对付你,可见他对你我是有恨意的,以后和你谋面时,最好先将其镇压,再盘问这些事情。”

    苏奕点了点头。

    即便观主不说,就凭倾绾和小天祈之间的关系,他迟早也会去九天阁走一遭!

    “接下来这件事,你一定要记牢了。”

    观主神色忽地变得郑重起来。

    苏奕心中一凛,摒弃杂念。

    “你和我不一样,和其他的前世也不一样,因为你是主动谋求转世之路,而没有借用九狱剑的力量,这反倒让你拥有了继承和融合其他前世道业的资格。”

    “比如,每当你境界突破一个层次的时候,亦或者遇到某种契机的时候,就有希望从九狱剑上开启一道前世所留的封印。”

    “就像你上次在轮回池之畔,遇到了我留在人间剑中的意志力量,唤醒了我留在九狱剑上的‘前世道业’气息,从而拥有了继承我的‘道业力量’的资格。”

    说到这,观主目光凝视苏奕,语气愈发庄肃认真,“不过,这同样也让那些前世的道业力量,拥有了占据你的神魂和躯体,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你可以理解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夺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