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天步九重 > 章节目录 一千三百五十一、正反方辩手
    阿德秘书监进来宣布:“圣母有差事绊住了,不能来议事,由张天尊代表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是一灭大师,大家也不奇怪,一灭大师可是陈子诚的师父。

    很快又来了一个官员,宣布:“牧马山支尊长不能下山聆听听圣训,由显婆婆代表他。”

    显婆婆马上摆摆手,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说:“别,还是自说自话吧,我不代表任何人。”

    显婆婆和支秋枫是夫妻,大家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势如水火。

    大家都听明白了,从双方传过来的话也明白,这是一家人议事,不是谈判,尽管拉开的架势就是谈判。

    沈梦客气地看了一眼老蛤蟆,老蛤蟆示意他说话。毕竟寰宇十方的大会都是由沈梦主持,这次也是内部大会,当然由她来主持。

    “好吧,今天……”

    “等等。本仙有话说,金朗灵尊还没到,这是一;二,对面坐的两位一位认识,还有一位不认识。”沈梦刚刚说话,被地仙打断,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沈梦不想节外生枝,赶紧说:“是下官疏忽了,这位大家都知道,也是我们寰宇十方的老人,是大家的老熟人,金孜尊长;这位是阿沙黑,目前还是白身。”

    不用老黑说话了,这本身就是漏洞。一灭大师马上接过话来:“沈大人,老衲不理解,金孜还是尊长吗?白身怎么能到这里议事?你看一下我们这里,最低的职衔也是从二品。哦,当然不包括沈大人。沈大人,请你解释一下。”

    沈梦这个能言善辩、气量恢宏的老主持人一下子被问住了,其实这也是他的疑问,他只好把眼光投向老蛤蟆。

    咳咳……

    老蛤蟆清了一下嗓子,说:“大家来议事,商量些重要事情,大家手里都拿着册子,这是我们目前要解决的问题,而金孜和阿沙黑都涉及在里面。圣母法旨,让他们来听会。至于金尊长为何不到,下官不知道,下官怀疑是不是通知了他。”

    这是在为他儿子打掩护。他金朗是一方尊长,也是要脸皮的人,对方坐着他的外婆和老爸、叔叔,这已经够令他难堪的。还有更难堪的,真爹和假爹都来了,坐在一起,让他如何面对?大家都心知肚明,地仙也明明白白,就是想借此将对方一军。

    老蛤蟆接着说:“我们想看一下原来存档的文件,是支秋枫请求圣母拿出来的,看一下,但是有各位的签字。金元就代替已经谢世的难竹道长。有事就可以提问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老蛤蟆是一方尊长的爹,在这次和修罗界的大战中又立了头功,说话的分量自然不同,而沈梦官微职小,说话力度就不一样了。

    咳咳……

    胡帝尊先说话了:“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原因就是我们都是一家人,坐下来把该理顺的事情理顺。当时我们十方尊长都在上面签了字。寰宇十方传言什么正邪两派,本故事纯属胡说八道。

    我们都是为了寰宇十方,并不存在一己之私。当时定的两个代言人,一个是陈子诚,一个是阿沙黑,条件也都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在上面。今天的这个局面谁也不愿意看到,陈子诚已经出局。说实话,我很痛心。陈子诚是一个合格的总制。”

    咳咳……

    长篇大套引起了人们的不满,显婆婆示意他说正题。胡帝尊接着说:“我的话讲完了,你们说。”

    显婆婆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说:“刚才胡帝尊讲的很好。”很不满,还夸了一句,这就是官样文章,是政治。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也不把这句话当一回事,仔细是听着显婆婆说话。

    “胡帝尊也算是给这次议事定了调子,我们关起门来一家人,我就说一下大家的呼声。其实大家都知道了,怎么说呢?都心知肚明又不好开口。这种情况,一个代言人已经自然出局,另一个代言人名正言顺地入主总制府,我认为,这是在座各位的共识。”

    这可不是什么正派、邪派的话,这是实话。但是这就像是正方、反方的辩论,即使同意对方的观点也不能随声附和,也要找出其中漏洞奋起反击。如果你同意了对方的观点,那不好意思,你出局了。

    张天尊接过话来:“显婆婆,我们一直都很尊敬你,虽然对你先生不怎么感冒。但是有一点请注意,你多年不在寰宇十方走动,你不知道寰宇十方目前的情况。不是坚刚不可夺志的总制,根本压不住各方诸侯,当然也包括我们碧云殿。”

    “敢问天尊,你了解代言人阿沙黑吗?为什么他就不是你说的那样人呢?以天尊的意思还要再找一个代言人吗?”金孜确实不同凡响,一句话就刨到祖坟上。

    张天尊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太满了。但是高级官员,这些事寰宇十方顶级官员,讲的是气度。会议结束后,人们还要津津乐道地谈论这些事,不能把气量不够这句话传出去。他微笑着说:“我看未尝不可。”

    这不是无理取闹,这本身就是一个选项。原来的文件上根本没有自然淘汰, 自然晋级的说法,我们这些人就不能入住总制府吗?

    “你这是无理取闹,这意思是你也可以入主总制府呗?”显婆婆没有那么多讲究,她有些压不住火了。

    “我看未尝不可。”张天尊还是微笑着说了同样一句话。大家一下子愣了,不知道这句话是抬杠还是出于真心。

    “胡搅蛮缠,这会还怎么议?我很忙,恕不奉陪。”胡帝尊老毛病又犯了。

    一直没说话的一灭大师挥挥手,示意胡帝尊坐下,说:“大家都在献言献策,刚才你们也都说了,都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这是我们的先决条件,老衲也有疑问,请教显婆婆。文件上明明说着,两峰合一,支秋枫才能带着气体合一的阿沙黑下山。老衲还没请教,阿沙黑,你现在是气体合一吗?两峰是否已经合拢?”

    话一出口,大家目瞪口呆。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不愧为寰宇十方第一辩手,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软肋。

    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缓兵之计。

    杨文官微职小,但是在寰宇十方官声不错,虽然在一窝子李那里做事,但并不为虎作伥。他看大家一下子哑火了,站起来,向大家施了一礼,张天尊微笑着示意他坐下。

    他说:“下官官微职小,我们的紫霞宫也已经不存在了,是圣母下了法旨让下官来议事。下官本不想说话,既然话说到这里,下官不揣冒昧说一句。大事尽管说得有道理,可是如果最后不能有第二个代言人,还得阿沙黑入主总制府。现在陈总制的改革到了关键时刻,需要马上有人接替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