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天步九重 > 章节目录 一千三百五十、老朋友
    这确实是比较公正的评价,从这方面说真是应该法外施仁,但是紫文国徐不疑何辜?乌云何辜?老七何辜?她的姐姐朵兰又何辜?这是神女的想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能说是有功劳就可以藐视律法,只不过在量刑时考虑进去就是了。

    但是,今天朵兰郑重其事地说起了这件事,这当然是有所求的。

    神女必须得有一个态度,她只好说:“陈夫人说得有道理,如果拿到使团去说这件事,官兵们都得为她求情。就算我也感觉到很可惜。但是,她毕竟是触犯了律法。

    我是这样想的,她这次在太阳屿能挺得住,没给她的亲姐姐找麻烦,那就另当别论了,可以网开一面。我的意思可不是饶过她,就是你刚才说的意思,法外施仁。”

    这说得非常到位,考虑得也很周全,朵兰看到了希望。现在朵兰几乎把纳兰的命押宝一样押在神女的手里。这时候朝着神女感激地笑了一下,说:“姐姐,夫君那里还得你去圆全。”

    这是今天第二次提到夫君,每次都说我夫君,两次丢下了我这个字,这不是疏忽,这是有意的。朵兰早有此意,神女当然看得出来,她和支玛丽已经挑明。但是那时候还是三心二意的,现在已经完全定下来了。

    这次他追踪陈鲁的踪迹,从兰溪国追到天朝的江右省洁州。虽然没追踪到。但是她去了陈府。那确实是一个耕读礼仪之家,让她惊奇的是,陈子诚家里没有夫人,如夫人也没有,只有夫人的陪房丫头,和陈鲁年龄想法,也没纳为侧室。

    陈鲁常年不在府上,她带着家人过日子,孝敬公婆,教养孩子,管理田产、家务。神女心里震撼了,她想建议陈鲁把这个通房丫头纳为侧室。

    这不是高风亮节,而是神女已经想通了。和那天对支玛丽说的一样,关系好就是好,不要跨过那一步。到那时候自己已经失去了应该有的尊严。

    当然这话不能对朵兰讲,她去了陈府也没暴露自己,这话也不可能告诉别人。

    听到朵兰说了两次夫君,她笑了:“陈夫人,说话要严密,是你的夫君,别闹误会了。”

    一句话说得朵兰满脸通红。她就是在试探神女,如果她装作没听见,朵兰就准备请支玛丽出面了。这意思是拒绝了,而且拒绝得一点面子也不给,言外之意,你的夫君别人看着也平常,不要把他看得太高了。

    这是朵兰的想法,其实神女未必这么想。

    朵兰告辞,神女呆了一会儿,决心去太阳屿,是时候当面鼓、对面锣和圣母讲一次了。

    神女到达太阳屿,已经进不了太阳宫了。在第三道牌楼处,空中、尘埃都把守得密不透风。在牌楼下,有几个行军大帐,外面也是荷枪实弹的将士。

    沈梦看到神女,赶紧飘过来,躬身一揖,说:“正要去请神君尊娘,不承想你自己倒先来了。”

    神女笑着说:“沈大人,我就知道会找我,自己就来了,有时候还得要主动些。尤其是差事,总是等着别人请不行,难免会有漏掉的,到时候一句忘了,什么事都耽误了。”

    沈梦脸色红了,尴尬地笑了一下,说:“神君尊娘说笑了,双方到了一些人,在等着圣母。”

    “本尊要单独见圣母,有要事禀报。”

    沈梦沉吟一下,说:“好,过会儿下官和秘书监商量,让他去通报。不过得等着两家交涉完毕。”

    神女已经猜出来这是什么性质的议事,对方已经来逼宫了。这么大的事竟然都不通知自己,显然是还在打压陈子诚一系的人。神女在心里暗哼一声,如果圣母有刚,连陈鲁的师父都不叫那才叫真汉子。

    神女不管他们,在几名文官的引导下来到大帐。令她奇怪的是,她的座位上真有自己的名字。看起来是自己多心了,他们真的就打算了自己,只是不想让自己过早到场。

    这是为什么?她看了一下,胡帝尊的座位还空着,是自己的这一方。对面的桌子上写着人名,人还没到。一个人名引起了他的注意:阿沙黑。

    神女迷糊了,这算寰宇十方的哪一根葱?竟然堂而皇之地立于朝堂之上。更让她吃惊的是有支秋枫,在正中间,对着太阳屿这一方圣母的名牌。紧挨着支秋枫的是显婆婆,接下来是金孜,野仙观,还有紫霞宫。这个很奇怪,没写人名,只写单位,还有金朗。

    自己这一方已经落座的有张天尊,地仙,一灭大师,空座的除了胡帝尊。

    神女和诸位点头示意,坐下,内史拿过一些材料轻轻地放在她的桌子前,一杯热气腾腾的茶也随即端了上来。

    一阵喧哗声传了进来,对方的各路诸侯已经进来了。大家都是老熟人,除了金孜,大家都算是寰宇十方的老朋友,真是一团和气,大家互相见礼,神女和显婆婆还拥抱了一下。这拥抱是真诚的。大家的热情也是真诚的。

    只是阿沙黑和金孜显得有些尴尬。神女发现野仙观的位置上坐着的竟然是金元。而紫霞宫位置上坐着的是制使杨文。

    已经取消的衙门竟然又出现了,看起来这是要复古的节奏啊。神女心里明白,这次本来就是要掰扯过去的事情。

    沈梦和老蛤蟆在两边落座,这意思是双方的主持人。当然,沈梦是代表太阳屿,令人意外的是,老蛤蟆代表的是对方。神女想一下就明白了,他莫合应该是灵界的,也曾经是金孜的部下。

    大家坐在这里等着两位老大,没有人在意缺席的金朗和胡帝尊。其实寰宇十方只有一个老大,支秋枫也得向圣母行跪拜礼。只是眼下,太阳屿在示人以弱,等待奇迹。这个奇迹就是陈子诚。还得找到他,还得恢复功法,这可以说机会不是很大。

    大家都在哗啦啦地翻看手中的会议秩序册,胡帝尊进来了。大家的眼睛都注意到他的身上。有情报表明,他最近一直在和对方的人在一起。他发现大家都在注视着他,也明白其中的含义,原来都把他归为名门正派,现在他的行动让人们不解。

    胡帝尊是一个正派人,也是一个比较磊落的人,他拿起自己的桌牌直接坐到了对面,而且也不管排位,就在最末位坐下了。大家心里一阵感叹,这真是一个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