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凶兵 > 章节目录 第597章 国库没钱了
    第597章国库没钱了

    朱由检真的很愁,可以说最近是一点好事都没有,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外传来仓促的脚步声,不多时太监王承恩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一路走一路小声嚷嚷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陛下,好消息啊,陕西捷报,刚刚五省总督铁墨和三边总督陈奇瑜联名送来军报,陕西各路兵马围困子午谷多日,于黑水峪一带重创流寇,活捉贼首高迎祥!”

    听到王承恩的话,起初朱由检有点愣神。他不是没听清楚,而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件事儿是真的。王承恩走到桌前,见朱由检愣愣的没说话,不由得说道:“陛下,好消息啊.....”

    这时朱由检才腾地一下站起身,望着王承恩认真的问道:“消息可靠么?铁墨和陈奇瑜真的把高迎祥所部流寇灭了?”

    “陛下,消息千真万确,铁督师和陈督师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吧,子午谷一战详细情况估计很快就会送来”王承恩说着话从袖子里掏出一份折子,“陛下,这是铁督师六百里加急送来的折子。”

    “快,拿给朕”朱由检几乎是一把抢过折子,他看的非常仔细,反复看了好几遍后,这才笑起来,“好,太好了,铁爱卿不愧是我大明肱股之臣。王伴伴,立刻拟旨,着令内阁拿出章程厚赏陕西将士,另外,告知铁爱卿,让他选些可信将士,以最快的速度将贼首高迎祥送到京城。吩咐顺天府,发布告示,将此消息传下去,朕要与民同乐。”

    朱由检一口气说了许多,整张脸都变红了。自从登基以来,这绝对是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虽说这个高迎祥不是王嘉胤或者吴延贵,可是此人却是流寇中最让人头疼的,许多时候朱由检梦里都想把此人剁碎了喂狗。自从高迎祥成为贼首之后,陕西、山西以及中原被流寇扫了个遍,甚至连湖广南直隶都遭了难,可以说高迎祥是崇祯心里最大的祸害。

    王承恩自然不敢多言,赶紧出去传旨,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打鼓。陕西将士一场大胜,这自然是好事一桩,可是有个问题也是没法解决的,这么大的功劳要怎么赏?

    内阁那边可不是好相与的,恐怕一定会拿国库空虚为由,逼着陛下从内帑掏钱的。当然,这些话王承恩没有说,以他的身份,不需要多说话,也不需要多想,只要做好陛下交待好的事情就行了,哪怕事情有问题,也要义无反顾的去做。

    晋北军以及陕西各路兵马合围子午谷,大败流寇,晋北军活捉高迎祥。此事传到京城,立刻引起了一场三级大地震,此事闹得沸沸扬扬,街头议论的全是这件事。这些年来关于高迎祥的传闻太多了,许多人将他说成是三头六臂的魔王,甚至有些人会拿高迎祥的名字来吓唬小孩。

    对某些流民来说,高迎祥是英雄,是他们的希望,可对大多数百姓来说,高迎祥更像是一头猛兽,是一个祸害。尤其是在北直隶百姓眼里,高迎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乱党。

    所以,当消息传来,百姓们大都互相庆贺。与此同时,金銮殿上却上演着无比尴尬的一幕,崇祯皇帝朱由检一心想要厚赏陕西将士,可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早朝,内阁官员就将一口锅甩到了朱由检头上。户部侍郎马文杰拱着手,侃侃而谈,“陛下自去年开始,中原、湖广以及陕西到处用兵,今年年初有拨付辽东一大笔钱粮,眼下国库空空如也。”

    马文杰说的头头是道,但明里暗里的意思非常明白,那就是国库空了。内阁不是不想厚赏陕西将士,而是拿不出东西了。马文杰这番话竟然有一帮子官员附和,这下朱由检那张带着点笑容的脸立刻变的黑如锅底。

    “诸位爱卿,照你们的意思,该怎么办?陕西将士在前线浴血奋战,死伤无数,如今好不容易重创流寇,活捉贼首高迎祥,难道朝廷不赏?”朱由检声音有些冷,他紧紧攥着拳,心里无数次呐喊,想要破口大骂。朱由检不是傻子,国库是不是真空了,他能一点都不清楚?

    自去年开始,由于铁墨从南直隶卷了一批钱粮,大明朝总算缓了一口气,国库前前后后也分到了不下千万两白银。如今国库往外也就吐了五百多万两而已,怎么就空了?据崇祯所知,就在半个月前,流寇罗汝才祸乱河南,河南告急,内阁临时拨付了一笔钱粮。

    地方官员求援,国库给钱,合着朕有需要的时候,国库就空空如也了,这是不是太巧了?朱由检也知道这些人在打什么鬼主意,子午谷一战虽说赢了,但受封赏却是铁墨、曹文诏以及陈奇瑜等人,说白了这些人都算不得内阁六部的人,而是他朱由检的亲信。

    总之,不是自己人,内阁懒得赏,这是逼着他这个皇帝自掏腰包呢。朱由检可不是那种软泥巴性子,他皱起眉头冷声问道:“去岁前前后后可有不少钱粮送到国库,朕审核过国库账簿,国库应该还有四百多万两盈余才对。”

    马文杰却是一点都不慌,竟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本账簿,“陛下,你看得应该是这本吧?根据账本记载,是应该盈余四百多万两的。可是陛下你不要忘了,前些年剿匪、平定辽东,尤其是袁崇焕主政辽东时,那可是每年五六百万两的军需。国库根本承担不了,所以不断找各地富商捐输,仅南直隶、山东两处前后捐输不下两千万两白银。朝廷收了捐输,总不能一点不还啊,前些年国库空虚,自然是没有办法,眼下有点盈余了,总要补了之前的亏欠才是,否则我大明朝廷还如何取信于天下百姓?”

    “什么?”朱由检嘴角抽搐,他恨不得照着马文杰脸上来两巴掌,可最终还是忍住了。马文杰不过是一个马前卒而已,真正拿主意的还是成基命、钱谦益这些人。

    果然是一群老狐狸啊,好话赖话全让他们说了。南直隶富商捐输,这就是个笑话,朱由检屡次想要找江南富商拿钱,那些人一个个哭穷。说是有过捐输,可是内帑一分银子都没分到过,那些捐输都去哪儿了?不用想,肯定是被六部某些人给分了,最后一笔烂账算不清,还钱的时候朝廷来还。

    以前不还钱,他朱由检用钱的时候就把钱还了,是真还钱了,还是左手倒右手呢?朱由检对这些人也是毫无办法,只好挥挥手,有些无奈的说道:“此事朕会仔细斟酌,总不能寒了陕西将士的心就对了。诸位爱卿,河南那边的事情还得盯紧了才好。”

    一场朝会,朱由检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皇帝朱由检气呼呼的回到了御书房,而成基命等人脸色也不怎么好。刚才陛下那番话明显是在暗示呢,在陕西战事上内阁下绊子,那陛下就要在河南的战事上做文章了。一旦河南战事不利,陛下就要拿人撒气了。

    陕西西安府,铁墨与陈奇瑜相对而坐,轻松惬意的饮着酒。子午谷大胜,活捉高迎祥,可以说铁墨和陈奇瑜身上的担子轻了不少。虽说北边还有王自用,中原还有李自成、张献忠以及罗汝才等流寇闹事,但至少最大的祸患除掉了。

    一名亲卫来到门口与洪承畴耳语一番,没多时洪承畴便锁着眉头进了屋,“二位督师,刚刚朝廷送来公文,让咱们尽快派人将高迎祥送到京城。另外,朝廷以晋北军此战有功,准许铁督师派兵进驻虢州。”

    “???”陈奇瑜和铁墨对视一眼,没一会儿全都苦笑起来。洪承畴也跟着苦笑一番,坐在旁边无奈的说道:“这可真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了,陕西将士立此惊天大功,居然没捞到多少好处。铁督师这边更甚,驻军虢州,兵部这是要让晋北军继续打下去啊。”

    洪承畴何等人,朝廷公文扫上一遍,很快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虢州那是什么地方?虢州紧邻河南府,如今罗汝才、张献忠以及李自成三路流寇祸乱河南府,晋北军去守着虢州,这是让晋北军继续跟流寇死磕啊。虢州离着河南府那么近,要说双方打不起来,怎么可能?

    铁墨叹口气,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冷冷的笑道:“这便是内阁给的答复么?让铁某派兵驻守虢州,行,那就派兵去。不过到时候谁遭殃,那可就不一定了,哼哼。”

    没什么赏赐,一点都不奇怪,铁墨也没想过要什么厚赏。说实话,身为边军,能当上五省总督,基本上已经顶天了,官职上已经没什么可赏的了,给也是一些虚衔。至于钱财,更不用想了,大明朝这些年是什么情况,谁心里没个数?指望内阁分出一部分钱给他铁某人,那是痴心妄想。

    这次皇帝朱由检多半要出血了,内阁这小把戏耍的,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不过他铁某人可不是好欺负的,老子带着边军将士打生打死的,你们这个节骨眼上还下绊子,真以为晋北军是泥捏的呢?

    铁墨没捞到多少好处,也在意料之中,但是陈奇瑜也没什么好处,多少有些让人意外了。陈奇瑜心里也明白,多半是内阁那边已经把他陈某人给踢开了。内阁已经不觉得他陈某人是自己人了,所以懒得多管。对此陈奇瑜无话可说,坐在三边总督的位子上,他能怎么办?

    不跟铁墨哈好合作,最后不是被流寇弄死就是被铁墨弄死,内阁那些官老爷真以为陕西的事情是那么好处理的呢?在陕西,当什么官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里握着多少兵马。

    “铁督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南下虢州,还是解决北边的王自用?”陈奇瑜心里是希望灭了王自用的,可是他知道这些事不是他能做主的。

    灭了王自用,其实并不难,但是人家铁墨未必愿意。王自用要是被灭了,那晋北军还有什么理由继续驻扎大军于陕西?

    养寇自重?没错,这就是铁墨干的事,可谁能说什么?连王自用自己心里都清楚的很,别人就更没法说什么了。这些日子王自用老实得很,就是因为他心里明白,只要自己不给铁墨惹麻烦,他就可以安心所在庆阳府苟延残喘。

    其实曹文诏完全可以联合北边的黑云龙对庆阳府用兵的,但曹文诏就是没这么干,甚至还分兵让曹变蛟去参加子午谷战事。

    曹文诏摆明了就是跟铁墨穿一条裤子的,要是铁墨不点头,曹文诏是绝对不会对庆阳府用兵的。就算王自用身边分崩离析,别人想灭王自用,曹文诏还不愿意呢。

    陕西什么样的局势?陈奇瑜心里一清二楚,可惜内阁那些人不明白啊。这次还让铁墨去虢州,真怕铁墨弄出点事情,给内阁来一刀狠的。

    陈奇瑜一肚子的想法,当然,铁墨是不清楚这些的,他凝着眉头想了想,轻声说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派兵去虢州了。本督师不仅要派兵去虢州,还要派兵过黄河去渑池。”

    陈奇瑜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要搞事情啊。渑池现在可是流寇的前沿阵地,铁墨派兵过去,那流寇还不得炸毛?

    陈奇瑜可不觉得铁墨会跟流寇死磕,子午谷一场大战,各部还没休整过来呢。不过,渑池一战简单不了,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崇祯六年三月十六,就在子午谷战事结束后没几天,铁墨就派自己的心腹大将刘国能领五千兵马前往虢州,不过兵马并未停在虢州,而是向东南方向,直扑渑池。

    如今驻守渑池的乃是罗汝才的娘舅王力以及心腹陈忠和,这二人闻听刘国能率兵扑过来,当即慌了神。

    刘国能的名号以及晋北军的可怕,王力以及陈忠和是明白的,可是眼下这情况他们又不能舍了渑池不管。于是二人不管怠慢,商议一番,便由陈忠和领着麾下陆辉、徐威、叶声、王远等人领八千兵马于平陆县南部摆开阵型,等待晋北军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