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正文 第1133章 狼烟升起
    说时迟,那时快,对面的图腾武士,已经抡起比蛮象大腿还粗的狼牙棒,挥出一道肉眼可见,摧枯拉朽的冲击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呼啸的音爆,就像是阔剑地雷狠狠爆炸。

    数十名好不容易攻上城墙的鼠民义军,顿时筋断骨折,血肉模糊,如同断线风筝般被吹飞出去。

    唯独手里攥着百刃战旗的铁头,却在对方精妙绝伦的力量控制之下,陷入两道冲击波的夹缝中。

    冲击波从两侧向他猛烈挤压,令他像是深陷湍流般动弹不得。

    肺叶无法扩张,心脏停止跳动,两只眼睛都因为过高的颅压而鼓胀出来,环绕瞳孔的数百道血丝,“啪啪啪啪”,止不住地断裂。

    就连粗糙如同砂纸般的皮肤上,都渗透出了星星点点,针尖大小的血珠。

    这,就是图腾武士的威力!

    倘若没有意外因素的干扰,铁头肯定会在呼吸之间,被强横无匹的冲击波,硬生生挤爆五脏六腑和脑浆。

    沾满鲜血的百刃战旗,也会乖乖回到图腾武士的手里。

    孟超却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后面抓住铁头的腰带,狠狠拽了一把。

    为了悬挂两柄巨斧,而不至于扯断腰带的缘故,铁头的腰带,干脆就是一截从流星锤上拆卸下来的铁链。

    是以,并没有被图腾武士激荡出的毁灭波纹震碎。

    孟超将他向后拉扯了一大步,刚好险之又险躲过了图腾武士的狼牙棒,最狂暴的横扫。

    倘若距离再缩短几寸的话,铁头的整张面孔,包括口鼻眼耳,都会被狼牙棒上的尖刺和倒钩,直接扯落下来!

    志在必得的一击,莫名其妙地落了空,图腾武士又惊又怒。

    他低吼一声,朝铁头重重踏出一步,将坚硬如铁的地面,踏出七八圈纵横交错,如蛛网般的裂纹。

    借助蹬踏之力,图腾武士再度高高举起狼牙棒,杀戮的火焰在狼牙棒四周飞快旋转,恰似一团熊熊燃烧的风暴。

    风暴中,甚至隐隐显露出一头面目狰狞的饿狼,张开血盆大口的形象。

    铁头因为大脑缺氧的缘故,已经丧失了思考和行动的能力,变成一具呆呆傻傻的靶子。

    图腾武士的脚底,却传来锥心刺骨的剧痛。

    还有一缕缕恍若活物的寒意,试图顺着他的血管,从脚底直抵心脏。

    低头看时,图腾武士惊骇欲绝地发现,自己脚下的大片血泊,尚未凝固的鲜血,不知什么时候统统凝聚和冻结,化作了一根根尖锐的冰锥。

    鲜红的冰锥,拥有不可思议的锋利和坚硬,竟然找到了甲胄之间的缝隙,从脚踝刺入他的体内!

    这名图腾武士,终究不是黄金氏族的至强者。

    否则,也不会被丢到孤零零的百刃城,来面对铺天盖地的鼠民狂潮了。

    他的图腾战甲虽然勉强能够覆盖全身。

    却不像孟超和冰风暴体内,层层叠叠的“千年铠”一样,天衣无缝,浑然一体。

    特别是小腿和脚掌的连接处,为了保证脚踝的活动范围最大化,存在非常细微的缝隙。

    没想到,透过这道缝隙,他的脚踝连带着整只脚掌,都被神秘莫测的敌人,用血色冰锥牢牢钉在地上。

    “怎么可能!

    “区区鼠民,怎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特性’?

    “是谁,是谁躲藏在黑暗中?”

    震惊和剧痛的双重干扰下,夹杂着万钧之力的狼牙棒也失去准头,和铁头擦身而过,将地面砸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大窟窿。

    铁头却在冲击波的推动和孟超的拉扯下,朝后方高高飞起,直落城墙之外!

    城墙上下,大约有数十臂的高低落差。

    对于皮糙肉厚的高等兽人来说,并非不可逾越的距离。

    更何况,城墙下面已经堆积了成百上千具尸体,正好形成厚厚的缓冲。

    孟超又在即将落地时,托了铁头一把,尽量消解掉了冲击力。

    这条莽汉虽然摔得七荤八素,却是毫发无损,就连手里,仍旧死死拽着那面沾满鲜血的百刃战旗。

    孟超和紧随他们,轻飘飘落地的冰风暴对视一眼。

    “快走,我们必须把缴获的战旗带回去,献祭给大角鼠神!”

    两人同时在铁头耳边大吼。

    终于唤回铁头的灵魂。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深深打了个哆嗦。

    舔舐着干裂的嘴唇,抬头看着杀气缭绕,血肉横飞的城头,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经历了多么凶险的一战,又近在咫尺地面对了多么可怕的敌人。

    铁头绝不会承认,自己面对敌方图腾武士的那一刻,被吓得灵魂出窍,呆若木鸡。

    他也绝不是不敢,再次爬上城楼,去和敌方图腾武士决一死战,用轰轰烈烈的牺牲,证明自己对大角鼠神的忠诚。

    不过,将缴获的敌方战旗,送回己方营地,毕竟更能激励士气。

    铁头把百刃战旗往怀里一塞,连滚带爬,掉头就跑。

    当那名图腾武士终于踩碎了脚下的鲜血冰锥,气急败坏地扑到垛口上,朝下看时。

    只看到滚滚浓烟,遍地燃烧的尸体,还有汹涌澎湃的鼠民狂潮。

    所有鼠民都在堆满尸骸的壕沟里滚了一道又一道。

    滚得灰头土脸,满身鲜血和污泥。

    根本分辨不出来,究竟是谁夺走了战旗。

    而何况,因疼痛而抽搐的脚掌,仍旧提醒这名图腾武士,底下极有可能隐匿着大角军团中的高手。

    贸然跳下去,卷入滔滔鼠潮的话。

    下一次的鲜血冰锥,就未必是从脚底,刺入他的体内了。

    怒不可遏的图腾武士,只能在城墙上发出凄厉的狼嚎。

    百刃城中,终于升起狼烟。

    一道道粗大的黑烟,有气无力地挂在半空中,就像是精疲力竭的武士,心不甘情不愿地举手认输。

    没错,堂堂黄金氏族的勇士,面对一群老鼠的围攻,就要向外界求援,这不是认输,又是什么?

    但是,他们别无选择。

    城南防线上,战旗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被该死的老鼠抢夺,这对守军的士气,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打击。

    现在,就连不少出身于世代贵胄,血统无比纯正的黄金武士们,都在心烦意乱地窃窃私语——大角鼠神是否真的存在,并且拥有超越无数祖灵的,恐怖无比的能力?

    否则,就连最睿智的祭司,也实在无法解释,为什么数千年来始终默默忍受奴役和压榨,貌似孱弱、卑贱、肮脏、顺从的鼠民,会在一夕之间,变得如此凶猛、强横甚至疯狂?

    再加上那名试图夺回战旗,却被冰风暴召唤的鲜血冰锥洞穿了脚板的图腾武士,用鲜血淋漓的伤口,让守军指挥官相信,攻城者里面,同样混杂了非常可怕的图腾武士。

    倘若再不求援。

    一旦被大角军团的图腾武士趁乱摸进百刃城。

    黑角城的悲剧就极有可能重演。

    歪歪扭扭的狼烟,同样令攻城者长舒一口气。

    为了给百刃城施加足够强大的压力,过去三天,大角军团朝这座遍布着寒光闪闪的钢铁荆棘的城池,发起了一波接一波近乎自杀式的进攻,并抛下了数以万计的尸体。

    就算对理论上兵力无穷无尽的大角军团来说,这样的损失,也达到了不可承受的临界点。

    毕竟,倒在这里的每一具尸体,都不是未经训练,愣头愣脑,手持木棍和粪叉的炮灰。

    而是他们从长途跋涉和连番激战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

    几乎在狼烟升起的同时,攻城者的后方,就响起了暂停进攻的号角。

    孟超和冰风暴,成功护送着铁头和他怀里的百刃战旗,撤回己方阵地。

    在那之前,有一名刀枪不入的勇士,跳上百刃城楼,从无数豺狼虎豹的爪牙之间,夺取了百刃战旗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片阵地。

    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这名英勇无畏的战士,早就被守军万刃加身,剁成肉泥,而百刃战旗就算没有被敌人抢回去,肯定也失落在混乱的战场上,烧成灰烬或者深埋在尸堆里。

    没想到,这名勇士竟然毫发无损地穿越火线,还带回来象征着敌人意志和荣耀的战旗!

    这是何等惊人的壮举!

    这是何等精彩的奇迹!

    整片营地都在流传铁头的故事。

    连指挥这场攻城战的将领和祭司们,都听说了他的名字。

    当天晚上,百刃城东北方向火光冲天,喊杀声不断,沸腾的杀意冲撞夜空中的星辰,令群星都在血光的映照下瑟瑟发抖。

    捷报和黎明同时到来。

    白骨营成功伏击了一支驰援百刃城的狼族部队,激战半夜,斩首八百,缴获武器、甲胄和坐骑无数。

    这仅仅是开始。

    未来数日,势必还会有无数援军,为了捍卫荣耀和信念,源源不断扑向百刃城,和大角军团展开决定前途命运的史诗决战。

    作为某种意义上,拉开决战帷幕的头号勇士。

    同时拿下了“先登”和“夺旗”两大战功的铁头,得到了无比丰厚的表彰和犒赏。

    他将在一场盛大的祭祀中,当着数万名鼠民勇士的面,被大角军团的高阶祭司,向体内植入象征着武勇和忠诚的图腾,以及一枚宝贵的图腾战甲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