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正文 第1271章 巨镰啪脸使用法
    文京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所音乐学校附近,穿着西服的人三两结队,穿梭在冷清大街小巷中,要么手里拿着对讲机,要么脸色沉肃地观察周围。

    一个巷口,风见裕也盯着巷子里,眼镜下的双眼锐利,对着对讲机道,“包围过去,这两天学生放假,这一带没什么人,由于附近都是学校,又不会娱乐场所在这里营业,这个时间不会有什么人在这附近活动,好不容易把人逼到这个地方来,千万不要把人放跑了!另外,都打起精神来,对方手里有枪,注意安全!”

    一旁,安室透穿了一身浅蓝色西服,半跪蹲在墙角,盯着捡起的弹壳看了片刻,又抬头看着不远处墙上的弹孔走神。

    “……巷子里没有任何动物或者人活动的痕迹,他从巷口跑过去,不可能无缘无故朝漆黑的巷子围墙上开一枪,他很可能是故意开枪,用枪声把我们引到北面来的,”风见裕也神色严肃道,“但他应该是打算从南面的大路离开,总之,大家都小心一点,我现在就……”

    “等等,风见,”安室透站起身,把弹壳递给风见裕也,“我们去东面。”

    风见裕也接过弹壳,有些疑惑,“东面?”

    “墙上的弹孔没什么异常,确实是今天留下来的,但弹壳有问题,”安室透转身沿街道往东走,“他之前朝我们的同事开过两次枪,一次是三天前准备逮捕他的时候,一次是今天晚上七点半差点被包围、我们刻意放他往这边跑的时候,三天前他留下的弹壳和今天晚上七点半留下的弹壳相比,虽然能够看出子弹是同一批、使用的手枪应该也是同一把,但今天晚上七点半的弹壳上有一道很细的长痕,我仔细想了想,他开枪时,子弹的飞行轨迹也有点异常……”

    “应该是最近两三天忙着逃窜,没有好好维护枪支,他手里那把老旧手枪出问题了吧?”风见裕也走在一旁,用戴白手套的手把子弹捏着拿到眼前,反复看着,突然瞳孔一缩,发现了问题所在,“这枚弹壳上没有长痕,要么不是同一把手枪留下来的,要么就是……”

    “不是今天留下来的弹壳!”安室透嘴角扬起一丝自信的笑,目光笃定道,“弹孔确实是他路过这里留下来的,但他当时不是在巷口,而是在对面马路上随意朝巷子里开了一枪,弹壳却是早就留下来的,枪声把我们吸引过来之后,我们的注意力会集中在巷子附近,而由于弹壳留在巷子口,我们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他是跑过巷子时开枪制造动静,但事实上,他却根本没有往这边走,在我们赶过来的时候,他就进了对面街上那家因经营不善倒闭、连门锁都破破烂烂的便利店,从后门出去,正好有一条路……”

    风见裕也顿时懂了,“那条路连接着北面的路口,通往东面,北面的路口有我们的人,他不可能走那边,就只能选择往东走了!”

    “不,风见,这次的目标是个很狡猾的人,”安室透道,“不然你也不会跟了三天还一直抓不到人。”

    风见裕也:“……”

    这么说真的很揭短!

    “他是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反而往有我们的人在的北面路口去,只要在路边找个没人的商铺或者公寓楼,往里面一躲,我们要搜查起来也很困难,”安室透继续道,“我之所以确定他会往东去,因为那条路通往东都大学的附属医院……”

    “他想销毁他往黑市倒卖违禁药品的证据?”风见裕也猜测着,又不确定道,“可是这种证据我们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就算不是全部,也足够起诉他了,他这个时候急着去销毁其他证据也没用了吧?”

    “他想的未必是销毁证据,”安室透走着,看向东都大学附属医院的方向,低声道,“别忘了还有一个很值得考虑的问题,他手里的枪是从哪儿来的?他平时都在医药分管处,接触不到外界的人,很可能医院里还有另一个人主导着这一切,他出了事,总要找个能够帮他逃出去、或者能够让他藏起来的人!总之,我抄近道过去,你从后面追过去,自己小心!”

    抄近道?

    风见裕也转头,就看到安室透跑去墙边翻墙,无语了一瞬,小跑着沿路往东去。

    抄近道就是走直线,遇墙翻墙,是没毛病。

    嗯,降谷先生的身手还是那么好!

    ……

    东都大学附属医院附近,一个男人戴着一顶棕色棒球帽,帽沿压低,双手放在外套口袋里,低着头匆匆往医院后门的方向去。

    巷子旁的围墙上,一个被黑袍笼罩的黑影静悄悄跟着,行走在围墙上方,脚步轻得没有丝毫响动,就像被夜风吹动的幽灵。

    “喂?”男人接了个电话,脚步放慢了一些,很快又停下来,看向巷子前方。

    巷子前方,一个围了围巾、戴了帽子和墨镜的男人放下手机,快步上前,背在身后的右手拿着一把手枪,还悄悄开了保险,语气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没人追上来吧?”

    池非迟站在高处,看到了后出现那个男人身后的小动作,思索了一下,停步站在靠墨镜男较近的一侧。

    非墨军团的情报是,安室透是今天上午重新出现在东京监控区里的,之后就跟风见裕也碰头,带着一群人,似乎在抓一个持枪的男人。

    名字他是不知道,随便打个‘A’的标签就够了。

    有鸟类监视着事态发展,他要锁定A的行踪并不难。

    他赶过来的方向,刚好可以和A在半路上碰到,也就没打算不用往安室透那边跑,只要跟着A移动,安室透早晚能找过来的。

    要是安室透跟丢了人,他也可以顺手处理一下。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有了变化。

    后来的男人肯定不是公安的人,不然不会假装热络、又在背后偷偷准备开枪,那就是……想要灭口A的同伙?

    他不确定公安介不介意找到一个死的A,最好是别让人死了,那就不管了,两个都放倒再说。

    下方,两个人互相走近,距离也在一步步拉近。

    被池非迟心里默默打了个A标签的男人语气同样焦急,“我用一点小手段先甩开了他们,但不确定他们多久会追上来,你之前说过,出了事会给我提供一个绝对安全的去处,我可是因为这个才同意帮你往黑市送东西的!”

    “当然……”后赶来的男人抬起手里的枪,指向A,“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A被吓了一跳,看着近在眼前的枪口,整个人僵住,可就在这时,他似乎看到对方身后一个黑影从上往下落,没听到脚步声或者喘息声,站在他前方、用枪指着他的同伴就倒了,没等他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一个漆黑又似乎闪着一抹银亮的东西,带着呼呼的风声,快速朝他脸上飞了过来……

    下一秒,世界彻底黑了。

    巨镰拍脸,一秒倒地。

    池非迟抬手把镰刀重新收好,上前确认了人确实晕过去了,才把折叠、缩成长棍的镰刀收回黑袍下,退到一旁公寓楼墙后的阴影中。

    其实巨镰这种冷兵器很难用,长柄尽头加一个月牙型刀刃,本身重量靠前,距离手部又比较远,使用时除了需要足够的臂力,还要足够熟悉,知道怎么控制攻击角度。

    总归不会像棍子一样,想往哪儿打就往哪儿挥,巨镰使用的时候还需要一些发力技巧,比如想把刃尖往右下方去,发力的过程除了往右下,还得用上类似‘回钩’的暗劲。

    不过要是能把巨镰用得好、用得灵活,就是冷兵器对战中相当强势的武器。

    巨镰的长度比刀剑长得多,又比长棍、长枪多了宽大的刃口,也同样可以用长枪的刺和挑,而前端的重量,也能在横扫时加重攻击的杀伤力,还能用‘逆刃’。

    甚至可以选择握住握柄中段,虽然缩短了巨镰的攻击距离,但因为前端的重量靠近手部、可以跟后半部分握柄平衡一些,使用所需的力量可以减少一些,也会更灵活,握柄后端也能阻拦一部分来自身后或者刁钻角度的攻击。

    在冷兵器1对1的时候,巨镰的优势还不是那么明显,在冷兵器1对N的混战中,杀伤力会显得更恐怖。

    正确的用法,应该是他以前在119号实战训练场时开‘无双’那种使用方法,不管是横扫还是斜扫,直接远距离打群伤。

    只不过,前世他还能找到不少不得不用冷兵器、且必须1对N的情况,这一世倒是没遇到过,好好一把镰刀,不是用来割蜘蛛丝、抹脖子,就是用来刃侧啪脸……

    就在池非迟考虑着要不要去混乱的地区找个犯罪团体、找机会开一波无双一锅端时,安室透翻墙走直线到了附近,发现巷子里躺倒的两个人之后,愣了一下,跳下围墙,没有贸然靠近,观察着情况。

    巷口,风见裕也拿着枪,气喘吁吁地跑来,停下后,也下意识地观察情况,发现人倒了、安室透又在对面,顿时松了口气,“降谷先生,你把人解决了啊,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

    安室透看了看风见裕也,没吭声,慢慢靠近地上的两个人,准备看看情况。

    看来不是风见处理好的,那就别问,问就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好像也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