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竟敢辱我华山派?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竟敢辱我华山派?

    白子画见到王霄与花千骨一同从车上下来,那真的是面瘫也瞬间变了形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简单说就是,失态了。

    “你,你们...”

    “不是你想的那样。”王霄连连摆手“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让白子画跟点了炮仗似的要炸了。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然后你还说你们是清白的?你当我是瞎子还是毛都还没开始长的婴孩?

    看着白子画那已经快要变形,再也维持不住面瘫的脸色,王霄感觉心头爽快。

    ‘让你打扰老子的好事,活该!’

    小白花似的花千骨,还在理所当然的点头,她们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我先助你们脱困。”

    白子画强压下心头的不爽,直接运功试图破除拴天链。

    花千骨这边刚刚喊出‘不要’

    那边白子画就已经是将功力轰在了拴天链的光晕上。

    毫无疑问的,受到刺激的拴天链再次猛然收紧,拉车的马直接被干掉,甚至就连马车都只剩下了不足三分之一的地方。

    王霄抱着怀中尖叫的花千骨,向着光幕外面的白子画耸耸肩,然后做了个口型‘谢谢。’

    白子画再度被刺激的破功,脸上的面瘫病都被治好了。

    他咬牙切齿的怒视王霄,恨不得现在再加把劲,把这拴天链给直接锁死了拉倒。

    好在他理智尚存,强压下怒火说“怎么会这样?”

    “这事儿,那就说来话长了。”

    王霄怀中抱着妹子,悠悠然的,绘声绘色的将事情从头到尾详细讲述了一遍。

    “说重点啊!”

    听了快半柱香的废话故事,白子画也是受不了了“这东西要怎么解开!”

    “这倒是不难。”王霄低头看向花千骨“之前睡前闲聊的时候,我大致上已经想到要如何破除这个阵法了。”

    “真的吗?”花千骨一脸的欢喜。

    “当然。”王霄笑着回应“正是因为和你聊天,才有了线索与端倪。”

    那边白子画看着两人眉目传情的,自己眼皮气的狂跳。

    “既然知道如何破解,还等什么呢?”

    ‘败犬的远吠。’

    情绪大好的王霄,自然不会与白子画计较。

    拴天链虽然号称上古神器,可实际上如果真的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蜀山也不至于沦落到眼下的这步田地。

    王霄的机关阵法之术,是从诸葛亮那儿学来的。

    之后在蜀山世界之中,再次得到了升级与强化。

    这些年不断研究下来,让王霄对于各种阵法机关之术早已经理解的炉火纯青。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他破解了。

    毕竟花千骨世界的力量层级,比起仙剑等世界来说,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在花千骨关心不已的目光注视下,王霄缓缓伸出食指,点在了足以湮灭物质的光幕上。

    就像是用针戳破了膜,虽然细小却足够坚硬。轻轻刺穿了一点,整个光幕薄膜就彻底灰飞烟灭。

    王霄松了口气,他也是第一次用机关阵法之术对付如此强有力的东西,成功之后也是有些激动“终于给捅破了。”

    年轻的花千骨完全听不懂这些虎狼之词,还傻乎乎的高兴“太好了。”

    白子画咳嗽一声,算是打断了两人的欢快“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

    原剧之中是要去找单春秋为蜀山报仇的,不过现在清虚道长被王霄救活,表示报仇要自己来。所以王霄本打算带着花千骨去找个地方修行。

    不过现在的话,单春秋主动伏击他,这事可就没那么轻松过去了。

    “别的事情可以暂时先放下。”

    王霄神色平静的说“那单春秋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惊喜,我总得找到他给他还个礼才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懂的。”

    白子画抽了抽眼皮,他很想说一句‘我不懂!’

    只不过长留派与七杀派势不两立,此时帮王霄也算是帮他自己。

    “我能找到单春秋。”白子画当即说“可以一起去找他算账。”

    王霄点点头,笑着说“那就走吧。”

    白子画这边凝出飞剑,正准备邀请花千骨同行。

    一转身就看到花千骨已经直接跳到了贴地悬浮的轩辕皇帝剑上面。

    看着花千骨紧紧抱着王霄的胳膊,眼皮乱跳的白子画,转身起飞剑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白子画御剑飞行的速度极快,差不多就是存了与王霄较量一二的打算。

    他认为自己是当世有数的绝顶高手之一,那王霄带着个人,恐怕是追不上自己的。

    飞了一会之后,他面色如常的回头张望。

    可一转头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王霄正御剑飞行不说,还在与花千骨调侃说笑。

    在这千米高空之中快速飞行,全靠王霄运功形成绝缘保护罩,否则的话花千骨别说说话了,站都站不稳。

    白子画咬了咬牙,再次增加了速度。

    可等他再度回头的时候,王霄的飞剑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跟在附近,甚至就连距离都与之前没什么变化。

    暗自心惊的白子画,算是对王霄的实力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了解。

    一路飞驰来到一处地方,虽然白子画没具体说是什么地方,可这儿王霄见过。

    大名鼎鼎的甲天下的山水之地。

    虽然原剧情之中是抠图拍的,可现在的话的的确确是来到了这里。

    落在了岸边,白子画当仁不让的对着空旷的四周大喊“单春秋,你灭了蜀山满门弟子,杀戮无数。若是你能自刎谢罪的话,可饶恕你手下不死。”

    “放屁!”

    空旷的山水之间,传来了单春秋的怒喝“老子的手下都被那个小白脸给杀光了,哪里还用得着你来饶恕。”

    “这话说的倒是真心实意。”

    跟着落下的王霄,搀扶花千骨脚踏实地,之后对着某处空气说话“你伏击我,这是你的本事,这份过节我可以一笑而过。只是你侮辱我,这事情你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这混蛋居然说王霄是个小白脸,这哪里能忍?

    小白脸是要入监牢伏法的,王霄满身正气宛如耀眼的阳光,岂可与此类人一起被提及。

    气宇轩昂,从脚底板到头发丝全都是男子汉气概的王霄,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

    居然把他与小白脸相提并论,这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什么交代?”或许是被王霄连着暴打过,单春秋的声音明显降低了不少“大不了做过一场就是。”

    “嗯?”王霄挑起眉梢,顺便竖起了大拇指“有种,那咱们就做过一场。打完之后,之前的一切恩怨全部一笔勾销。”

    这话说的,单春秋也是郁闷不已。

    如果能够打赢的话,那他哪里还会有什么可犹豫的。直接上去宰了那个小白脸就是了。

    可问题就是在于,他打不过啊。

    之前又不是没打过,在蜀山的时候被王霄打的重伤吐血,全靠着妖族强大的身躯撑着才活下来。

    现在还要再打的话,单春秋是真的没有那个信心。

    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去打的,那属于精神有问题。

    “别废话了。”

    王霄伸手向着半空之中用力一拽,干脆利落的就把单春秋从虚空之中给扯了出来。

    看着身负重伤的单春秋,王霄捏着响指上前“你说的做过一场了结恩怨,那就来吧。”

    单春秋哪怕是完好无损的状态下,也不是王霄对手,更别说是此时此刻的重伤状态。

    眼看着这位七杀派护法就要凋零在王霄的大手之下,甲天下的山水天空之中,却是飞来了一颗五毛钱特效的飞火流星。

    等临到近处才发现,居然是一只盘旋翱翔的火凤凰。

    “都特么表演系的。”

    王霄握拳,对着天上的凤凰直接砸了一拳出去“老子让你装!”

    出场你就出场呗,又是飞火流星又是火凤凰的,为了吸引妹子们的目光,真的是有够丧心病狂的。

    身为正人君子,王霄瞧不起这样的家伙。

    一道有如实质的拳劲轰向了半空,与那火凤凰撞在一起,天空之中瞬间就出现了漫天的火雨。

    飞溅的星火落在水面上,依旧是在顽强的燃烧着。

    天空之中的火凤凰悲鸣一声,飘向远处落下。

    七杀派是妖魔组织,你不能指望用嘴巴说服一群妖魔们。

    想要能够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听你说话,那就只能是先把他们打服气了才行。

    凤凰落地,化身为一个穿着孔雀服,手持孔雀扇,肤白貌美,长发披肩的男人...吧。

    如果是以王霄万千世界的骑乘阅历来说,眼前这家伙肯定是个男的。

    不过如果是从衣着举止,颜值气度什么的来说,反倒是更像个御姐。

    “白子画,这位道友是何人呐。杀心可是挺重的。”

    “杀阡陌,这位乃是王霄王道长,华山派门下。”

    白子画与杀阡陌认识,所以开头是他们先说话。

    “华山派?”杀阡陌面露疑惑之色“怎么没听说过?”

    这话可把王霄给气到了,瞧不起谁呢。

    “你个二刈子,居然敢辱我华山派?”

    “华山派名扬万界,多少魑魅魍魉为之瑟瑟发抖。你们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杂鱼,居然敢瞧不起我华山?”

    王霄抬手握住了轩辕剑,遥指杀阡陌“今天不给华山派一个交代,那今天就是你们七杀派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