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禽兽不如
    “你才...贫道无事,多谢道友前来相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了白子画的话语,清虚道长胡子都吹起来了,不过最终还是压下了怒火微笑以对。

    不仅仅是因为蜀山现在几乎灭门,无力与长留派一争高下。更重要的是,白子画本人的实力也是很强。

    当然,这是在清虚道长的看法之中。在王霄这儿,白子画就是个没什么本事的面瘫男。

    “清虚道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子画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别样的气息,急忙追问“这里之前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

    白子画想要突破限制达到天下至强的程度,可苍天却是给他加上了一道锁。

    而花千骨就是命中注定的这道锁。

    也是因为如此,白子画对于花千骨有着一种别样的情绪在心头。

    只不过他一想到花千骨,就会想到王霄。

    那个家伙的身影,逐渐成长起来宛如山岳一般横在了他和花千骨之间。

    “该不会是...”

    “哈哈哈,道友所言甚是。之前有位我蜀山隐世不出之弟子前来杀灭那些七杀门下,同行的还有...”

    白子画的面瘫脸再度起了变化,他的担心变成了现实,还真是他们。

    ‘这个王霄,怎么每次都跑我前边去了?’

    此时王霄驾车载着花千骨,正在离开蜀山。

    坐在马车上的花千骨并没有什么失望之色,她好奇的看着王霄“咱们去哪?”

    “找个地方修炼,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学道法吗。我教你啊。”

    “太好了。”花千骨欢喜的拍手,她是真的想要强大起来。那种从小就被欺凌的日子,哪怕表面再如何的不在意,实际上都会在心底留下阴霾。

    受到欺凌的时候就会想着有人来拯救,而如果没有的话,就会想着自己能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所以别看花千骨整天笑呵呵的,其实她心里也是有被灰尘掩埋的地方。

    王霄抬起眼皮扫了眼远处的山峰,收回目光笑着说“修炼可是很苦的,可别到时候吃不消。”

    花千骨的笑容愈发甜蜜“我不怕,从小就不拍吃苦。”

    伸手轻轻捏着她的圆脸,王霄叹气抚慰“你受苦了。”

    一句话就说的眼眶泛红的花千骨,正要说些什么时候,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了古怪的‘嘶嘶’声响。

    她疑惑抬头,就看到一道长长的铁链带着耀眼的光晕从天而降,直接将她和王霄给罩在了其中。

    王霄嘴角挂着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是“糟糕,被人埋伏了。”

    以他的能力来说,想要伏击他的成功率之低,不亚于穿越女真的能在辫子那儿找到真爱。

    至于说为何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中伏,那自然是因为花千骨了。

    虽然王霄看似现在占尽优势,可在这方世界之中,花千骨与白子画那个面瘫之间,算得上是天命强行拉郎配的一对。

    如果只是简单的先入为主,并不足以让王霄彻底占据优势。

    所以王霄才会在阵法落下来的时候,主动选择进入其中,从而营造出与花千骨在一起更进一步的绝好时机。

    否则的话,想伏击经验丰富的王霄,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专属于反派的诡异笑声,几个身影出现在了阵法外面。

    为首的是重伤未愈的单春秋,此外还有蜀山叛徒铁面侠,以及单春秋的手下们。

    “别费心挣扎了。”

    面色惨白犹如他那眉毛的单春秋,一边咳嗽吐血一边对着王霄喊“这可是拴天链,你们逃不出来的。”

    王霄皱着眉头看着他说“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说一句吐一口的,你有多少血可以吐啊?”

    “你~~~”心高气傲的单春秋,被王霄激的又是一口老血喷出去。

    “单护法,别与此等必死之人多费口舌。”

    铁面侠上前拦住了激动欲狂的单春秋“被拴天链困住,他就不过是个死人。你与死人计较个什么。”

    单春秋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再想想自己伤势现在如此之重,若是再不疗伤救命,说不得真的要挂。

    于是给了王霄一个恶狠狠的眼神之后,转身带着手下们离开。

    而铁面侠在离去之前,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王霄一眼。

    此时的王霄,却是面对着他露出笑容,然后抬起手掌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那锐利到有如实质的眼神,看的铁面侠宛如遭到了重锤。

    碍事的人全都离开之后,转身回来的王霄,原本那冷峻的神色已经是换做了邻家大哥哥的哀愁。

    他抬手挠着头发,叹着气说“这下麻烦了。”

    花千骨还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还是纯洁的宛如小花。在王霄出众的演技之下,毫无意外的没有丝毫察觉。

    她焦急跑过来,下意识的紧紧抱着王霄的胳膊“这可怎么办...”

    然后她就听到了王霄低声嘀咕“对A。”

    “什么?”花千骨疑惑的问“什么对?”

    “我是说对啊,现在该怎么办才好。”王霄带着花千骨到马车旁边坐下“先冷静一下,然后慢慢想办法。放心,我一定带你出去。”

    花千骨对于王霄非常信任,听话的去拿干粮水囊准备弄些吃食。

    至于王霄,还沉浸在对A的苦恼之中“李清照就是...这次还是这样...郁闷...”

    因为有些过于失望,所以王霄原定的计划就没有开启。

    一直等到天色渐晚,王霄的情绪这才恢复过来。

    吃过干粮,王霄起身运功说“我先试试能不能运功打破这个拴天链。”

    运起法力撞在了拴天链形成的牢笼上,巨大的力量撞击之下非但没有破开牢笼,反倒是使得光幕快速收缩,形成一个光球把他们两个与马车包裹起来。

    “还真有些门道。”

    王霄面色凝重的将花千骨护卫在马车上“不可轻举妄动。”

    实际上对于精通阵法之术的王霄来说,无论是直接暴力破解还是巧力开锁都非难事。

    之所以弄这些,无非是想把活动环境缩小到马车上。

    毕竟现在已经天黑了,再等会就该休息睡觉才是。

    “今天先这样。”

    吃过干粮的王霄放下水壶,对花千骨说“晚上好生休息一番,等到明天我必然破了此阵。”

    “嗯嗯。”花千骨连连点头,表示相信。

    一路上王霄的强大早已经深入她的心中,她也相信王霄必然能够解决这次麻烦。

    坐在车架上的王霄,拿起一块饼仍在了尺许之外的光幕上。

    无声无息之间,这块硬饼就消失了一半。

    王霄抬手一招,剩下的半块饼回到他的手里,缺口处异常光滑宛如被绝世好贱给斩断一样。

    一旁的花千骨看的咋舌,这什么阵法居然如此可怕。

    “王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看到王霄拎着毯子直接在马车旁边铺好躺下,其身边不过尺许就是拴天链的光幕,花千骨被吓到大喊“快上来。”

    王霄正气凛然的摆手“别担心,我在这儿没事的。你是好姑娘,我怎么能毁你清白。”

    花千骨很是感动,干脆下车拉王霄的手臂“王大哥,我信你,你是个好人。”

    王霄面色一僵,不过片刻之后就恢复如常“你说的对,我是个好人。”

    花千骨拎着毯子上了马车,将毯子铺在马车里“王大哥,今晚你就睡这边。”

    面色凝重的王霄,拿出了水囊打开,然后摆放在了两张毯子的中间“妹子,若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毯子湿了,那我就是个禽兽!”

    “王大哥,不用这样的。”花千骨连连摆手“我相信你,我只是个乡下丑丫头,你是仙人一般的人物,岂会看上我。”

    “你要是丑丫头,那这世界上就没有漂亮的妹子了。”

    王霄笑着打趣“我可不是什么仙人,就是个普通人。你怕我看不上你,我还怕你看不上我呢。”

    毫无疑问,王霄是在撩,是在进行前期的铺垫与言语试探。

    看着好似日常闲聊说笑,可实际上每个话题都有其意义所在。

    什么叫做步步紧逼,什么叫做不断施加压力瓦解心理防线?通常都是从最简单的闲聊开始的。

    此时的花千骨是真的不懂这些,所以与王霄开心聊着,被一个接一个笑话包袱逗的前仰后合的时候,丝毫没有察觉到内里的真实含义。

    这方面的言辞包袱,就不得不提到抽烟喝酒烫头的于谦于影帝了。

    影帝与他的搭档,贡献了太多的笑料与包袱。稍微加工修饰一番,用附和这个时代的话语用过来,对于花千骨这样的妹子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天色愈发深邃,看到一旁躺在毯子上的花千骨开始打哈欠,边上的王霄目光之中不断变幻眼神,咳嗽一声准备进入攻坚阶段。

    作为渣男手册的资深研究者,王霄可不能做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就在一切看似已然水到渠成的时候,刚刚越界的王霄猛然顿住了手,然后目光之中蕴含怒意的看向了车顶。

    外面的夜空之中,脚踏飞剑的白子画干脆利落的直接落了下来。

    王霄冷笑一声“这就是世界之力的反噬?还是说既定的命运无法更改?”

    “王大哥。”旁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花千骨,睁开眼睛看向他“怎么了?”

    “醒醒起来,外面有人来了。”

    “啊?是那些坏蛋们又回来了?”

    “不是。”

    王霄的笑容有些古怪“是曾经认识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