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逍遥驸马爷 > 《大唐逍遥驸马爷》正文 第1474章 埋伏
    眼看就要返回吐蕃了,眼看就安全了,就只差最后一步了竟然遇到了唐军埋伏?

    可是,这一路上他们也没发现任何唐军的行迹啊,怎么可能有唐军进入这里设伏?

    不止亲卫们心里发懵,就连松赞干布自己都是懵的,他确实仔细的查探过,在进入这一片山谷前他就已经确认没有唐军埋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现在却遇到了埋伏,埋伏的唐军是从哪里来的?

    难不成是从天而降?

    原本在觉察到了有埋伏之后,松赞干布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退回去。

    可是现在后面的路已经被落下的巨石堵住了,根本就没了退路,那就只能前进了。

    “勇士们,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前面就是吐蕃,只要我们冲过去就安全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

    “冲啊!”松赞干布大喝道。

    事实上,不用松赞干布提醒这些亲卫们也明白现在是什么境地。

    后无退路,唯有前进!

    唯有冲过去才能活下来!

    “冲啊!”

    “冲啊!”

    原本正你推我挤忙着掉头的亲卫们顿时又拨马朝前,准备发动冲锋。

    这时候山上突然又有了动静,松赞干布抬头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山头上竟然埋伏了弓箭手,怪不得山鹰一直在天上盘旋鸣叫!

    “冲!快冲!”松赞干布顾不得整理阵型了,立即催马朝前冲了过去,他身旁的亲卫也全都着急忙慌的催马疾驰。

    然而已经迟了,毕竟近千骑兵挤在一起,全都奔驰起来也没那么快。

    嗡嗡……

    箭雨从山上射了下来。

    虽然松赞干布的亲卫都穿着甲胄不断的挥舞着马刀抵挡箭支,还是有不少亲卫惨叫着中箭倒地,也有不战马中箭……

    这一波箭雨就已经让松赞干布的亲卫损失惨重。

    松赞干布回首望去不禁欲哭无泪,他身边本就只剩下不多的亲卫,又经历了一波箭雨的偷袭,简直是雪上加霜。

    前面就是山口,前面就是希望,只要冲出去了也就意味着安全了。

    但是,松赞干布明白要冲出去没有那么容易,既然山上埋伏了弓箭手,没道理就只埋伏弓箭手,前方一定会有大军拦住了去路。

    果然,前方出现了一支兵马正好堵住了山口。

    但是松赞干布很快就怔住了,因为他突然发现前方出现的兵马并不是大唐的骑兵,而是吐蕃的骑兵!

    前方出现的竟然是吐蕃骑兵!

    一时间松赞干布心里充满了狂喜,难道禄东赞派骑兵来支援了?难道是这支吐蕃骑兵击败了埋伏在此的大唐骑兵?

    不,不对!

    松赞干布猛然勒住了战马,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真的是这支吐蕃骑兵解决了埋伏在山口的大唐骑兵,那山头上还有箭雨射下来,就说明这支吐蕃骑兵刚刚打完大唐骑兵还没来得及解决埋伏在山头上的大唐弓箭手。

    可是,他却发现,这支吐蕃骑兵根本就不像是刚刚战斗过!

    松赞干布猛然勒住了战马,他身边还有身后的亲卫也都急忙停了下来。

    这时候他们也发现了山口出现的骑兵是他们吐蕃的骑兵。

    一时间,他们心里狂喜不已。

    前方已经遇到了他们吐蕃的骑兵,那还怕唐军的追击吗?害怕唐军的埋伏吗?

    哪有什么唐军的埋伏?怕是早就已经被解决了吧?

    “赞普,赞普,是自己人,是咱们吐蕃的骑兵!是吐蕃的骑兵!”旁边的亲卫喜道。

    然而,松赞干布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惊喜的神色,反而是惊疑不定。

    “不过,那是吐蕃的骑兵,可是,为什么山头上放箭雨?”松赞干布问道。

    “可能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清理山头上的唐军!”亲卫回道。

    “如果山头上有唐军埋伏,那没道理山口没有大唐骑兵埋伏,可是,这支吐蕃骑兵却丝毫没有战斗过的迹象!”松赞干布沉声道。

    亲卫们听了不由仔细观察起来,他们突然发现这支骑兵真的没有刚刚战斗过的痕迹。

    他们心里的惊喜顿时消散了不少,也变得有些惊疑起来。

    “会不会是山头上的埋伏的也是我们吐蕃的弓箭手,只不过是他们怕咱们错认为是大唐骑兵?”有亲卫迟疑道。

    如果是错认反倒是好了,虽然认错是十分严重的失误,但是松赞干布反倒是希望自己的麾下犯了这种严重的失误。

    松赞干布沉吟道:“虽然也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太低了!”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要谋反!如今吐蕃有人谋反而且还能派兵来这里截杀我,只有一个人能做到,那就是禄东赞!”

    “不过,禄东赞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所以,无论前面埋伏的是大唐的骑兵还是吐蕃的叛军,只要我们冲过去就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一众亲卫们不由冷静了下来,原本他们就知道前方会有伏兵,不管是吐蕃的叛军还是大唐的骑兵其实都一样,都需要冲过去。

    只要冲过去了,以赞普的声望可以轻易的聚集大军平定叛乱。

    只是,他们明白,想要冲过去也没那么容易。

    敌方的兵力远胜于他们,而且是以逸待劳。

    他们一路逃遁过来人困马乏,还能有多少战斗力?

    所以,他们由衷的希望前方的吐蕃骑兵并不是叛军。

    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松赞干布缓缓控马上前,一众亲卫也随之上前,全都做好了随时冲锋的准备。

    随着距离不断的缩短,松赞干布也终于看清楚了对面的人。

    对面的骑兵真的是吐蕃人!

    而且领兵的将领他也很熟悉,是禄东赞的大儿子葛尔钦陵。

    如果禄东赞派人来迎接他,那不应该是葛尔钦陵来!因为葛尔钦陵不够资格!

    他也发现了,这支兵马完全是葛尔家的私军!

    葛尔钦陵领着葛尔家族的私军前来,再联想到刚才山头上的断石和箭雨,一切似乎就都明了了。

    看清楚了领兵的将领是谁,松赞干布的一颗心却在缓缓的下沉。

    “钦陵,你怎会在此?”松赞干布勒住战马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