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明尊 > 《明尊》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冰魄神雷化动静,广寒仙子终属谁?

《明尊》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冰魄神雷化动静,广寒仙子终属谁?

    在东海极东十二万里处,有一深邃地峡,裂开无边海渊,直入地肺不知几千万里,其侧一株参天巨木,直入云霄,树冠高举九重天,俨然一海中大洲一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沿着建木树干上行数百余里,穿过一片翻腾的罡风气旋,便可到达一处凌驾于云海之上,被建木托起的洲陆。

    那处云海有数百座浮岛,皆被建木枝干托起,此时正是日出时分,东边浩荡紫气夹杂着日华照射下来,云海中的群岛洲陆每峰相接,高低隐伏,奔走如龙,险峻怪张,石状难名……

    在一片云气遮掩之中,犹如仙境一般!

    建木的枝干在这云海之中,犹如一条条蜿蜒的山脊绵延而去,渐入天边,不见尽头,似千万真龙承云而起,在这云海之中如怒蛟翻腾!

    这片仙家福地,建木洞天,便是海外少清剑派的门庭。

    此地原本乃是昔年魔劫之际,九幽和地仙界碰撞时,在东极建木旁撕裂的一条无底海渊,深邃无比,日日有九幽魔头从深渊中跑出,侵袭海外,甚至连支撑地仙界的天柱之一——东极建木也为九幽魔染!

    此地更是成了一海外魔窟,这海渊和建木,也是昔年魔道嫡传道统九幽道的山门驻地!

    而后有少清祖师仗剑出海,一剑绝渊,诛群魔,伏九幽,更是请得昆仑玉虚宫镇教灵宝三宝如意下界,洒落一场三光神水的大雨,连下七年,终于净化了建木的魔气,将建木老祖救回!

    东海乃浴日之所!有无穷太阳之精洒下,落在这片海上,蒸腾无数云气。

    此气与昔年那场大雨洒落的无穷无尽的三光神水相合,便化为这一片云海,其广阔不逊于地仙界任何一座海域!

    云气虽清灵,但凝聚日月星三光,滋养万物,因此这云海之中繁衍了无数生灵,真如一片海域一般!

    东海渔民捕获的居云鳐,便是洄游到这片云海之中产下后代,幼鳐也在此生长,成年之后才会巡游到其他海域。

    何七郎沿着云海中一上接青冥的山岳,飞腾穿行在峡谷之间。

    这条蜿蜒云海的山脉也是建木的一条枝干,在云海之中的形势较高,为寒气笼罩,山脉终年披雪,看上去就像一只破开云海,昂首向天的寒螭!

    “那位女仙真是十分神秘,几位少清的好友都不知道她的来历,据说是燕师叔的友人,从中土前来少清,请求借助建木祖师凝练罡气!燕师叔让我向她请教道法,却真是选对了人!”

    何七郎想起那女仙显露的一部分太**法,感觉高妙无比,很是契合自己的体质,而且那位女仙还养了一只金色的啸日鸡,每日对日长啼,吐纳无穷日精。

    浑身的羽毛灿灿金光,俨然一金乌一般。

    乃是一只极为少见,在太阳之道上造诣极深的灵兽,近乎通神!

    灵禽异兽之中,精通拜月的种类繁多,但在太阳之道上能有如此造诣的,就极为少见,寥寥几种,都极为神异!

    那只金鸡每日啼日,都是一种极为高深的神通,引得无数少清弟子和奉少清为主宗的下门弟子,每次提前数日,辛苦攀登此峰,只为听此神鸡一鸣。

    传言此神鸡一唱,可以破除邪祟,声音更是能震荡神魂,对于炼神有说不完的好处。

    借助神鸡一唱,神魂吞吐日出时的阳和紫气,更是能让神魂滋养一缕阳气,就连许多阴神真人都喜欢在此驻留,每日伴随鸡鸣修炼!

    不过那位女仙非但是燕师叔的友人,自己本身的来历,也是极大,据说就连建木老祖都特地召见了她一面,还得到了少清剑派几位真人的嘱咐照顾,自己更是丹成一品,成了元神种子。

    因此众人也不敢打扰她清修,只是在旁边几座山峰上等待金鸡啼晓。

    自己也是得了燕师叔引荐,才得以向那位女仙请教些道法!

    来到最高的那处雪峰,何七郎礼貌的请金鸡尊者带他去见了女仙,拜过女仙,他才说了燕殊遣他来此的来意。

    “你的体质本就暗合少阴,早年又太过依赖承露太阴银盘残片牵引的月华修行,因此体质渐渐蜕变为太**体,太**体多是女子,就算偶有男子,也是男身女相,因此容貌之上可能会有些一些妨碍!”肌肤如雪,气质如姑射仙子,极为高洁的女仙柔声道。

    何七郎自然知道,所谓的妨碍,并非是变得丑陋狰狞,而是会如女仙一般肌肤如冰雪,似羊脂白玉一般。

    他本是个相貌普通的黄脸少年,修行到如今,也俨然是一美少年了!

    “七郎只求道途有望,不敢奢望其他!”何七郎神色凝重回答道:“莫说只是白了一点,就算舍弃着皮囊肉身,也不悔求道,还请前辈为我开释道途!”

    女仙犹豫道:“我这里本来有一门道法,甚是合你体质!奈何此法也是一位好友传授与我,并未许我传授他人!”

    “而且此道法颇为沾染了一些因果,传授与你,只怕后面引发莫测的劫数!”

    听到这里,何七郎有些好奇道:“不知那是何等道法?”

    女仙笑道:“真是我如今修行的冰魄寒光,此神通可以修成一品金丹,合太阴乃是广寒冰魄丹,此丹几乎是北极广寒宫的禁脔,因果甚大。”

    “合少阴可以修成寒光冰彻丹,合水行可以修成玄冥真水丹……此几种金丹,皆有神妙!若是你能得我那位友人的传授,还可以修他独创的冰魄神雷,修成……”

    冰魄寒光,何七郎听闻此言便是心中一惊,竟然是这等神通!

    冰魄寒光在海外也是威名赫赫,乃是一桩极为有名的神通,强横无比,发动更是迅疾,乃是海外知名的几种厉害神通之一,更能借此修成宇内九种神光之一的太阴绝灭神光。

    不过冰魄寒光虽然少见,但还能时不时的听闻有人能修成,太阴绝灭神光却是数千年未曾现世了!

    而冰魄神雷更是闻所未闻,可但凡神雷之属的神通,便没有威力稍弱的,而且冰性冻结一切,乃是静之机,雷霆却是动之机所化。

    化冰魄为神雷,动静之间转换如此神妙,必然是一门高深至极的道法。

    宁青宸看他听闻一个名字,便领悟出这许多关要,也是微微稽首。

    此人的悟性当真不差,当然比钱师兄还是差了许多,她也是修成冰魄神雷才知道,此道法虽然只是一桩神通,但却已经有大神通之基了!

    冰魄神雷的威力并不在冻结万物,然后以雷霆震碎一切,而是在冰魄几乎凝固宙光的静,和雷霆蕴含的大道动势之上。

    如此动静之间,迅速转变,乃是在阴阳之道上侵淫极深的道法。

    雷霆乃是阴阳之枢纽,动静亦为阴阳,如此自然就有成就天府神雷的底蕴。

    冰魄神雷一雷下去,可以冻结一切,也可以将这种冻结突然破碎,粉碎虚空,破碎一切。动静的错乱,威力极为恐怖,此雷大成,正手冰魄,反手神雷,动静之间,转换如意,便是大神通的道果!

    宁青宸越是参悟,越是惊异于钱晨的悟性,可惜他并未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她这位师兄,于道法之上实在是万古一出的绝世天才,但在魔道之上的天资,却又超越道法不可以道理计,其中蕴含的可怕意味,让宁青宸甚至不敢再想。

    她也隐隐感觉到了为何钱师兄不再继续参悟,将冰魄神雷推衍到更高的层次,成就大神通。

    因为此神通乃是钱师兄早年所创,本质极为纯粹,纯之又存,犹如寒冰玉砌一般,道理晶莹剔透,不染一丝杂质。

    但如果现在师兄继续去参悟,只怕此雷的威力,的确能更进一步,但也会被魔性污染,成为一桩威力绝大,但道理更为偏激的大神通。

    师兄似乎不忍如此,便将早年的神通弃之不用……

    想了许久,女仙忽而展颜一笑:“此丹还未有人修成,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丹,就唤它冰魄神雷丹罢!”

    “说起来,此丹才是最适合你的!冰魄纯阴,神雷纯阳,此乃阴阳之变,更接近纯粹的阴阳之道。而非我与凤师合修的太阴太阳……燕师兄好像说过,你和我那位友人有些渊源,将来未必不能向他求得此等道法!”

    “有些渊源?”何七郎神色恍惚,突然恍然道:“前辈的那位友人,便是钱先生!”

    宁青宸微微点头,道了一声:“你若能得他的许可,我这里自然能教你!当然,你若遇到了他,从他那里求取也可!不涉及广寒秘传和我那师兄独门道法,我这里都可以教你,但根本道法,你还是要自己筹划才是!”

    何七郎连忙应了,随即宁青宸便开口讲述演示冰魄道法和一部分太阴大道,传授了他几门冰魄法术,除了涉及神通的核心秘传,可以说是倾囊相授了!

    宁青宸也知道何七郎得燕殊引荐,必然是涉及钱师兄那里的大劫布局,所以很是细心教授。

    何七郎在雪山请教了三日,只觉虽然法力进步不大,但修行以来的种种偏差,道法之上的一些隐患都得到了解决,乃至自身的根基,都大有进益,可以说是道行飞涨,补上了自己缺失的一部分修行!

    三日后,女仙才唤来他道:“你已经学了大半道法,算是得了一部分冰魄大道的精髓。如今燕师兄唤你,你便下山去见他吧!“

    说罢,便将自己换下的一件法器交给他。

    此物乃是宁青宸欲凝练冰魄罡气,炼化成一把冰魄寒光剑时,为了试演自己推算出的炼剑之法,模仿昔年钱晨的冰魄神针,将冰魄寒光凝练成一枚银针摸样,炼成的一桩法器。

    何七郎接过银针,叩首谢了宁仙子,捧着银针走下雪山,也是心中一阵无语。

    虽说他并不在乎自己外表的变化,对宁仙子和钱先生也极是感激,视为师长,但这两位师长似乎性格都有些狭促。

    钱先生的恶趣味就不说了!自己把老师交给先生,结果接回来就成了一个小娃娃,那个小娃娃还时不时的吹胡子瞪眼,教训自己,当真是古怪无比。宁仙子看上去端庄高洁,带着不食烟火的仙气,但就连赐下的法器,也是女儿家的针针线线……

    何七郎就不信她不是故意的……

    一时间只能叹息!

    “若是遇着大敌,我捻着一根银针欲弹射的样子,只怕要惹人笑了!”

    何七郎叹息一声,然后随手发出冰魄神针,只见那银针化为一丝光线,以迅疾无比,神念都难以捕捉的速度没入旁边的一座峰头,生生贯穿了整座山峰,遁出一点锋芒来!

    何七郎为之惊骇的手忙脚乱收回银针,才没有多造杀孽。

    他捻着银针,一时无言,这件法器的威力之大,只怕结丹真人遇着了,若不小心防备也是要被一针刺死的!

    “这下不用担心了!那些人只怕还没笑出来,性命就已经被这银针取了去……”

    “如此,何人敢笑?”何七郎小心又小心的收好银针,因为他能感应到银针乃是有一股冻彻天地的寒光凝聚而成,这针上的寒气爆发来开,只怕他都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就会和周围百里一起被冻成冰山了!

    “宁仙子虽然不好将冰魄寒光传授于我,却赐下这门法器,只怕也有让我参悟一二之意!”

    何七郎感激更重,想起燕殊找他,连忙朝着山下急奔而去。

    “不知燕师叔唤我何事?”何七郎心中也有猜测:“只怕和最近承露盘出世的传言不乏关系,这一月此事闹的沸沸扬扬,许多少清弟子和下门真传都多有谈论!承露盘碎片出世,甚至关系到外海归墟之中的一处秘地,那秘境之中非但有承露盘的核心铜盘,甚至有西昆仑不死药,乃至仙秦遗物流传……”

    “相传那处秘境乃是无数年来沉入归墟的世界洞天的残骸积累而成。乃是一处蕴藏了无数天材地宝,无数世界精粹的绝大机缘!”

    “承露盘事关我琼湶传承,亦是本门琼明祖师从龙宫手中截取的至宝,此时与我大有因果……只怕我也要一应此机缘!”

    何七郎心中思忖道:“不过究竟是不是此事,还是先见过燕师叔再说!”

    看着眼前无比壮阔的云海,又回首看向身后的莽莽雪山,何七郎顿时豪气顿生,一声长啸,震得两边的积雪簌簌而下。

    他飞身而起,化为一道遁光,朝着云海中一座青翠苍郁的悬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