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都 > 《仙都》正文 第五节 雷电法则
    灵机潮汐重归于平静,知情人禁口不言,天庭诸宫众说纷纭,流言越传越奇,天帝听之任之,既不正视听,也不加以约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魏十七在天庭的根基并不牢固,论出身,他只是下界的飞升真仙,得帝子一力拔擢,才有今日的成就,但他自深渊归来,神通大成,心性亦随之大变,挟南天门一十三宫回归之势,逐走帝子,钉死天后,以赵元始李老君为臣辅,铁腕统御天庭,有鼎力支持者,亦有腹诽者,俱非少数。

    魏十七不需要心服口服,不在意人心向背,忠诚是弱者的游戏,信任是奢侈的浪费,腹诽是败犬的哀鸣,只要足够强大,就不惧任何背叛。法则,唯有法则,才是一切的根本,其余尽数虚妄,当深渊来袭,血气法则侵吞三界,人心再不甘,又能如何?魔主佛陀先后蛰伏,正是看清了这一点,赵元始李老君之所以站在他这边,也是看清了这一点,

    五明仙宫灵机往复,十恶命星血光如注,姜夜悄然静立,沐浴在星光下。阳钧炉中祭炼八十一日,至清无垢,内外通明,雷电本源将她塑成最纯粹的法则化身,无须外物加持。魏十七眸中星光明灭,姜夜体内雷纹每一瞬荡漾,每一丝细微变化,一一看在眼中,不禁为之惊叹,通灵仙傀儡与法则之力水乳/交融,操纵雷电细致入微,非他可及。

    他一时意动,伸手牵引法则之线,勾勒出一道星光荡漾的门户,举步跨入其中,姜夜面无表情紧随其后。无数星光从眼前掠过,二人身形一挫,落入一处陌生的外域,日月天象,山海渊陆,大致与下界无异,但天地间却弥漫着异样气息,姜夜不觉蹙起眉头,似有些不喜。

    魏十七流露出怀念的神情,没有丝毫不适,极目俯瞰,一方浩大洲陆浮于汪洋大海中,法则之力不时失控,如火山爆发,将方圆百丈一应物象凭空抹去,过得百息又重新浮现,与之前已大为不同。

    这一处外域名为“地渊”,乃魏十七以大神通凭空开辟,扫尽星力法则的侵扰,将取自深渊的诸物移入其中,有地龙河谷所得金晶,鸟不渡山蛇盘谷所收草木蛇虫,打灭魔

    物所得骸骨血晶,屠真献出的云纹黑豹,樊鸱献出的大力牛王皮角,更将一根得天独厚的藏兵镇柱种于洲陆深处,如饲喂小兽,一点一滴注入灵机,小心翼翼推动血气流转,万物生灭。

    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血气每流转一轮,便壮大一分,不知过了多少年,天地渐趋成形,江河奔流,沧海桑田,风云雨雪,生死轮转,透出活泼泼的生机,法则随之而成,推动这一处外域滚滚向深渊演变。然而即便把三界之地的灵机整个填进去,地渊也不可能变为深渊,更不可能生出“意志”来,深渊是独一无二的,深渊意志,亦是独一无二的。

    魏十七看了姜夜一眼,心念动处,如臂使指,姜夜飘然降下洲陆,秀发飘飞,衣袍猎猎作响。她赤手空拳,身无长物,疾冲之势骤然放缓,赤着双脚轻轻落于河谷之中,片尘不惊,片尘不染。

    褐红的山崖映入眼帘,热风肆虐,大地皲裂,红土飘摇而上,闪烁着粼粼微光,四下里死气沉沉,不见草木鸟兽。姜夜微一沉吟,举步上前,没走出十余丈,脚下响起隆隆巨声,土石翻滚,地动山摇,一条粗逾十围的地龙窜将出来,半身人立而起,半身藏于土中,环节分明,刚毛如刺,遍体覆盖了厚厚一层黏液,亮晶晶如同甲胄,裹得严严实实,张开巨口,血光盘旋不见底。

    姜夜不待地龙发威,起手一指,体内雷纹荡漾,热流涌动,一道雷电击落地龙口中,生机断绝,粗壮的身躯摇摆数下,散作氤氲血气,大地留下一个黑黝黝窟窿,如死不瞑目的巨眼。

    魏十七看得分明,这一道雷电看似纤细,实则引动法则之力,将地龙体内一点血气核心打灭,直击要害,没有多用一分力量,就算再召十七八条地龙出来,也不过是白白消耗血气,毫无必要。他微微颔首,传递一个念头,姜夜身影晃动,骤然化作一抹电光,疏忽消失在百里外。

    下一刻,姜夜出现在蛇盘谷腹地,静静伺立片刻,大地翻滚成一口煮沸的锅,尘土障天,四下里昏暗如夜,一头形同蜥蜴的凶兽爬将出来,体型大得

    异乎寻常,遍体覆盖盾牌一般的骨甲,口中无舌,齿为异蛇,狭长的脸上七对眼珠,凶光乱扫一气,所过之处土石消融,山崖被犁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与之相比,姜夜如同凶兽脚下的一只蝼蚁。

    那凶兽仰天厉啸,周身血气翻滚,忽然察觉到姜夜的存在,低头死死盯着她,抬起利爪狠狠拍下。姜夜毫无惧色,头顶忽然腾起一团庆云,瞬息扩张至十丈,雷纹动荡幻化,那凶兽收不住爪,重重拍落庆云中,一条前腿无声无息化为齑粉,积聚多时的电光宣泄而出,顺势撞入凶兽体内,将一颗鹅卵大小的血晶击得粉碎。那凶兽僵立不动,七对眼珠神光暗淡,气机一落千丈,颓然化作一团团血气,四散消逝。

    姜夜一举灭杀蛇盘谷凶兽,毫无自得之情,默默伫立片刻,再度化作一抹电光,倏忽来到洲陆深处,一处中空的山腹中,面前是一块光整如镜的石壁,刀劈斧削,映出姜夜的身影,却似活物一般,扭曲不定,模糊不清。

    姜夜低头沉吟片刻,举步跨向石壁,刹那间血云血雾层层晕染,却如一滴水融入江河,身影消失在石壁中,下一刻来到藏兵洞洞天,直面镇将樊鸱。

    樊鸱依然是旧时模样,精精瘦瘦,愁眉苦脸,一脚深一脚浅,满肚皮不情愿,只是他身披牛王皮甲,左手持大力牛王角,右手提一根九头穗骨棒,头顶赤光如虹,直冲霄汉,搅动漫天血云,一界法则之力,尽皆加诸于身。

    姜夜毫不犹豫,涌身上前,玉体电光霍霍,径直朝樊鸱逼近。樊鸱摇动根九头穗骨棒,召出九头巨蛇虚影,一十八只蛇眼或开火合,三数神通一道道降下,未几近身,即被雷电吞噬。姜夜体内雷纹催发到极致,身形忽然消失,樊鸱急忙抬头四顾,正惶恐之际,天地动荡不息,电光四合,将他淹没于无尽雷电中。

    整个外域为雷电法则侵蚀,乾坤倒转,地覆天翻,洲陆分崩瓦解,血气荡然无存,只剩下一片浩瀚无垠的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