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帝霸 > 《帝霸》正文 第4455章认祖
    武家弟子,跟随着家主,走入了石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走入了石室之后,定目一看,看到李七夜之时,不由为之一怔,再张望石室四周,也都不由为之面面相觑。

    一时之间,武家弟子也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或者是因为失望。

    因为,他们的想象中而言,若是在此真的是有古祖隐居,那么,古祖应该是一个年岁古稀,神威慑人的存在。

    但是,眼前的人,看起来乃是年轻,相貌平平,再以天眼而观,看他的道行,远未达到老祖境界。

    一时之间,不论是武家弟子,还是武家家主与老祖,也都不由相觑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这是古祖吗?”好一会儿之后,有武家弟子不由低声地轻问。

    但是,这样的话,又有谁能答上来,如果非要让他们以直觉回到,那么,他们第一个反应,就不认为李七夜是一位古祖。

    但是,在还没有下断论之前,他们也不敢胡说八道,万一真的是古祖,那就真的是对古祖的大不敬了。

    “家主,这——”有武家的强者也不由低声地对武家家主说道。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无法拿定眼前的情况,就算是武家家主也无法拿定眼前的情况。

    “先生是否隐居于此呢?”回过神来之后,武家家主向李七夜鞠身,低声地说道。

    但是,李七夜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未理会他们。

    这让武家家主他们一行人就不由面面相觑了,一时之间,进退两难,而武家家主也无法去断定眼前的这个人,是否是他们家族的古祖。

    但,他们又不敢贸然相认,万一,他们认错了,摆了乌龙,这仅是闹笑话好么简单,这将会对他们家族而言,将会有极大的损失。

    “该如何?”在这个时候,武家家主都不由低声询问身边的明祖。

    此时此刻,明祖不由沉吟了一声,他也不是十分确定了,按道理而言,从眼前这个青年的各种情况看来,的的确确是不像是一位古祖,而且,在他的印象之中,在他们武家的记载之中,似乎也没有哪一位古祖与眼前这位青年对得上。

    理智而言,眼前这样的一个青年,应该不是他们武家的古祖,但,在心里面,明祖又多多少少有些期盼,若真的能寻得一位古祖,对于他们武家而言,的确是非同小可之事。

    “应该不是吧。”李七夜盘坐在那里,犹如是石雕,有弟子有些沉不住气,忍不住嘀咕地说道:“可能,也就是恰巧在这里修练的道友。”

    这样的猜测,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任何修士强者也都可以在这里修练,这里并不属于任何门派传承的疆土。

    “把家族古籍翻翻。”最后,有一位武家强者低声地说道:“我们,有没有这样的一位古祖呢?”

    这话也提醒了武家家主,立即低声地说道:“也对,我带来了。”

    说着,这位武家家主掏出了一本古籍,这本古籍很厚,乃是以冰蚕玉丝所制,但已泛黄有缺,毫无疑问,这是已经流传了千百万年乃至是更久的岁月。

    武家家主翻阅着这本古籍,这本古籍之上,记载着他们家族的种种过往,也记载着他们家族的诸位古祖以及事迹,而且还配有诸位古祖的画像,虽然年代久远,甚至有些古祖已经是模糊,但,依然是轮廓可辨。

    “好,好像没有。”简略地翻了一遍之后,武家家主不由嘀咕地说道。

    “那,那就不是我们的古祖了,或者,他仅仅是一位在此修练的同道罢了。”一位武家强者低声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观点,不少武家弟子都暗暗点头,事实上,武家家主也觉得是如此,毕竟,这本家族古籍他们已经是看了好多遍了。

    眼前的青年,与他们家族任何一位古祖都对不上,他拿出家族古籍来翻一翻,也只不过是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不一定。”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明祖沉吟了一下,把古籍翻到最后,在古籍最后面,还有不少空白的纸张,这就意味着,当年编撰的人没有写完这本古籍,或者是为后世留白。

    在这泛黄的空白纸张中,翻到后面其中的一页之时,这一页竟然不是客白了,上面画有一个画像,这个画像寥寥几笔,看起来很模糊,但是,隐隐之间,还是能看得出一个轮廓,这是一个青年男子。

    而在这样的一个画像旁边,还有笔痕,这样的笔痕看起来,当年编撰这本古籍的人,想对这个画像写点什么注释或者文字,但是,极有可能是犹豫了,或者不确定还是有其他的因素,最后他没有对这个画像写下任何注脚,也没有说明这个画像中的人是谁。

    “就是这样了,我以前翻到过。”明祖低声,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作为武家老祖,明祖也曾经阅读过这本古籍,而且是不止一次。

    “这——”看到这一幅单独留在后面的画像,让武家家主心神一震,这是单独的留存,没有任何标注。

    在这个时候,武家家主不由举起手中的古籍,与盘坐在前面的李七夜对照起来。

    画像只是寥寥几笔,而且笔画有些模糊,不知道是因为年代久远,还是因为作画的人下笔疑迟,总之,画得不清晰,看起来是只是一个轮廓罢了,而且,这不是一个正脸画像,是一个侧脸的画像。

    也不知道是因为当年画这幅画像的人是因为什么考虑,或者是因为他并不清楚这个人的长相,只能是画一个大致的轮廓,还是因为由于种种的原因,只留下一个侧脸。

    不管是怎么样,古籍中的画像的确是不清晰,看起来很模糊,但是,在这模糊之间,依然能看得出来一个人的轮廓。

    所以,在这个时候,武家家主拿古籍之上的轮廓与眼前的李七夜对比起来。

    “像不像。”武家家主对照的时候,都忍不信去侧一下身体,身体侧倾的时候,去对比李七夜与画像之中的侧脸。

    而在这个时候,武家的弟子也都不由侧倾自己的身体,仔细对比之下,也都发现,这的确是有些相似。

    “是,是,是有些神似。”仔细对比之后,武家弟子也都不由低声地说道。

    “这,这,这或许仅仅是巧合呢?”有弟子也不由低声质疑,毕竟,画像之中,那也只是一个侧脸的轮廓罢了,而且十分的模糊,看不清具体的线条。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单从一个侧脸,是无法去确定眼前的这个青年,就是画像中的这个人呀。

    “万一,不是呢?”有武家强者在心里面也不由犹豫了一下,毕竟,对于一个世家而言,若是认错了自己的古祖,或者认了一个假货当自己古祖,那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那,那该怎么办?”有武家的弟子也都觉得不能贸然相认。

    有位武家的老者,沉吟地说道:“这还是谨慎一点为好,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对于我们世家,可能是不小的打击。”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武家的强者还是普通弟子,在心里面多多少少也都有些担心,怕认错古祖。

    “为什么会在最后几页留有这样的一个画像。”有一位武家的强者也有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这本古籍,乃是记载着他们武家种种事迹,以及记载着他们武家诸位古祖,包括了画像。

    但是,这样的一个画像,却单独地留在了古籍的最后面,夹在了空白页之中,这就让武家后世弟子不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张模糊的画像单独留在这里?难道说,是当年撰编的人随手所画。

    “不应该是随手所画。”明祖沉吟地说道:“这本古籍,乃是济祖所画,济祖,在我们武家诸祖之中,一向以冶学严谨、博学广闻而著名,他不可能随便画一个画像留于后面空白。”明祖这样的话,让武家弟子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特别是武家其他长辈,也觉得明祖这样的话是有道理,毕竟,济祖在他们武家历史上,也的确是一位有名的老祖,而且学识极为广博,冶学也是十分严谨。

    “这只怕是有深意。”明祖不由低声地说道。

    济祖在古籍最后几页,留了一个这样的画像,这绝对是不可能随手而画,或者,这一定是有其中的道理,只不过,济祖最后什么都没有去标注,至于是什么原因,这就让人无法去探讨了。

    “那,那该怎么办?”在这个时候,武家家主都不由为之犹豫了。

    “认了。”明祖沉吟了一下,一咬牙,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真的认了?”武家家主也不由为之一怔,这样的决定,颇为草率,毕竟,这是认古祖,万一眼前的青年不是自己家族的古祖呢?

    “对。”明祖神态郑重。

    武家家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其他的长老。

    其他的长老也都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