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神话版三国》正文 第三千九百七十三章 正义
    天知道益州南部的这些野生部落主是怎么找到了这么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总之因为这个解释,那些原本攻击性不足的部落百姓这一次真就玩命对汉室的高架桥出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说大多数已经完成的大型高架桥,都有储备的云气,导致这些部落根本没有办法破坏,但是正在修建的那座高架桥被这群人打塌,已经属于孙乾完全无法接受的事实了。

    我孙乾辛辛苦苦贯通道路,为你们的美好生活谋福祉,结果到头来你们不仅不感谢,居然还毁掉了我孙乾的杰作!

    什么叫做怒发冲冠,这就是了,在听到这一消息的瞬间,原本性情非常好,就等着彻底解决益州南部归化问题的孙乾直接炸了,我孙乾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调兵,给我调兵!让大匠给我停止手头的设计工作,全给我制作强弩,青壮工人全部披甲,寻找本地向导,给我深入山区,将那些部落逐一拔掉。”孙乾拍着桌子怒吼道,这么多年,没这么生气过。

    什么叫做愚昧无知,什么叫做不知死活,这就是了。

    原本孙乾还准备给点面子,给这些人谋一条生路,现在算了吧,孙乾这一刻真就是奔着杀人而去了。

    孙乾怒气冲冲的持剑从府衙冲出去这件事,自然是瞒不过陈登,赶紧命人查证,结果这一查,陈登都愣住了,这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当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这还有什么说的,干就是了。

    “让永昌那边归化的百姓做好准备吧,这次可是真的出大事了,这群人是真的不知死活吗?”陈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从之前几日和孙乾闲扯的话中,陈登能感受到,孙乾可谓是克制着自己的杀意,想要以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解决益州南部的部落问题,估摸着到最后不得不从出兵,也最多是诛杀首恶。

    甚至可能都不会诛杀,而是将之拆解送往中原各处就完事了,然而打死陈登都没想过这群人会不知死活到这种程度,居然攻击了孙乾整个修建的高架桥,并且将之打塌了。

    孙乾不疯了才怪,这下也算是彻底理智蒸发,要弄死这群人了,恐怕到时候下手会狠几倍。

    孙乾从蜀郡冲出去之后,原本就准备好的青壮队伍,以骨干老兵领头的青壮士卒迅速聚集了起来,这次是真的准备见血,将那群啥都懂的家伙弄死一批了,就算是不教而诛,孙乾也准备干了。

    “誓师大会,我本来是想说点什么的,甚至还会给你们上一些束缚,因为大家毕竟都是汉室百姓,而且跟随我这么多年的人也都应该明白,我孙乾这些年做的事情是为了什么。”孙乾站在落雪的点将台上对着下面已经换装完毕,在老兵带领下站的整整齐齐。

    “我孙乾可以摸着良心说,我这么多年确实是在为百姓做事,那么遇到了一些刁难,我也没有说是不干的,在场的诸位来自天南地北,很多都是因为我通过你们那里,贯通了交通道路,你们跟着我去帮助其他地方的百姓,所以我做了什么,你们都知道。”孙乾声音之中带着几分隐怒,他没想到有一天会这样。

    “所以将心比心,你们也都知道该如何对待那些道路尚未贯通地方的百姓,我们从未鄙视过他们,因为我们曾经也是如此,我们从未苛责过他们,因为我们也知道他们要什么。”孙乾平静的声音之中带着怒意越来越沉重,所有的青壮皆是认同孙乾的话语。

    因为孙乾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少说多做,中原道路是怎么一点一点的贯通的,他们是为什么原因追随孙乾从全国各地一路行进到这里,除了孙乾给发的工资,更有一点在于,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工作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我们在拯救那些曾经和自己一样穷苦的兄弟们脱离穷苦,这是正义,是可以光明正大告知给子嗣的史诗。

    一个人在做一件普世道德能认同,且认同这件事确实是正义的时候,其本身就会有一种动力,而孙乾从修黄河大桥开始,到现在十年间所做的事情,从北到南,从东到西,从一支工程队,到现在四五十万人组成的在全国各地修建的庞大队伍,早已证明了孙乾的正义。

    追随孙乾的队伍也都明白孙乾所做的事情是为了千秋万代,只是孙乾很少去说而已,可所有人都懂,哪怕他们只是其中微小的一部分,可真站在这里,也确实是与有荣焉。

    “在以前我甚至被前来堵门的人打过,甚至在场有人还参与过,但我不怪你们,因为我知道你们只是急切的需求,而我没能力实现而已,所以我能理解,但是这一次我不能理解了”孙乾站在点将台上,风雪散落在孙乾的身上,孙乾明显有些悲哀和萧索。

    “我不明白,益州南部的部落主为什么会攻击我正在修建的道路,他们不知道这条路会改变他们的生活吗?”孙乾合着双眼反问道,“我不明白,所以我想知道原因,这一次是战争,我本不应该给你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但是如果可以,希望你们将部落主带回来。”

    说到这里,孙乾深吸一口气,双眼睁的浑圆,咆哮道,“我要问一问他们的理由,要问一问他们的想法。”

    孙乾点将台说完,数万骨干青壮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哟多说,在老兵的带领下直扑益州南部而去,而孙乾就像是脱力了一般直接坐在了点将台上,这么多年,就算是遇到他女儿那件事的时候,孙乾也没有这么糟心失落过,这人连对错都不分了吗?

    “孙公因为有人打塌了他修建的高架桥,出兵益州南部要剿灭那群身在澜沧江和怒江那片的蛮子了吗?”在新建的大屋之中,炙烤山猪的老部落主在孙乾出兵之后就收到了消息。

    “是的,老族长我们怎么办?”年轻人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的老族长,托孙乾的服,哪怕是今年益州下了大雪,他们这群从林子里面已经搬出来,完成集村并寨,住在建筑队修好的大屋里面的前山民,现在一点都不慌,相反他们有些担心孙乾。

    “那边可不好过去,毒虫,毒气非常的麻烦,不过现在天降大雪那些问题倒是解决了,你将村子里面的青壮都带上,就算不能打,也能个孙公当向导。”已经退任,将部落主身份交给孙乾的老部落主根本未加丝毫的思考,直接下令道。

    他们阿尔山部落吃了孙乾的好处,说了奉其为主,那就不会反悔。

    这种事情在益州南部的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毕竟在之前几年间张松和孙乾已经解决了益州南部百分之八十的部落迁徙问题,剩下的在澜沧江,怒江上游的这些偏远地区,才是死硬支撑的家伙。

    对于绝大多数的部落在完成迁徙之后,生活的便利度和富裕程度大幅提升,甚至以前完全不知道成都在什么地方的他们,也可以沿着那条路一直北上,抵达成都,各方面的生活都变得非常不错。

    孙乾的队伍能越来也大,也是多亏了这种情况,很多时候那些一开始还有些抵制的百姓,等真正认识到这么做的好处之后,就会迅速的拥护孙乾的行为,并且派遣自家的后代去加入孙乾的队伍。

    这是一种认同。

    益州南部对于汉室而言确实是偏远的不毛之地,而且到处都是毒虫毒气,可对于常年居住在这边的百姓来说,那就很容易了。

    相比于诸葛亮当初深入这边的难度,孙乾那几万人来的时候,不说一路箪食壶浆喜迎王师,至少到处都是带路党,这些早已加入汉室,并且认识到生活可以过得更好的百姓,自发的为汉室带路。

    在这种前提条件下,孙乾麾下的青壮,根本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在澜沧江附近堵住了这群部落组成的联军。

    后面不用多说,孙乾麾下的正规军轻易而举的击败了这些部落联军,这群人引以为傲的毒虫,驯兽,在同样懂这些,但是投靠汉室了的百姓的操作下,根本没有发挥出任何的作用。

    至于硬碰硬,这地方连铁器都缺的很严重,大多数士卒要不是今年天降大雪,身上还穿着麻衣,换正常都是赤身裸体,画点乱七八糟的东西整一整,假装自己穿着衣服就是了。

    故而正面真打起来,那就是正规打散兵游勇,轻而易举的将之彻底击溃,这些人引以为傲的吹箭什么的,根本没有对于全身着甲的汉军造成任何像样的伤害。

    至于吹箭上涂抹的毒药,这年头有个什么鬼的见血封喉的毒药,诚然确实是有些毒蘑菇具备这样的毒性,但这些玩意儿可不好保存。

    故而就算是涂毒了,也不可能瞬间毒死汉军的士卒,而中原的药剂学说实话,现在绝对是世界一绝。

    :。: